吐了一嘴血

藍☆神☆廚

×YGO雜食向×(<-重點)-主推暗表/海表/十蟹/蟹十,TAS組是心頭好。
偶爾推薦會有其他cp,慎fo,謝謝。

目前補番狀態-不產出
遊戲王DM ✓
遊戲王GX (進行中)
遊戲王5D'S ✓
遊戲王ZEXAL
遊戲王ARC-V
遊戲王VRAINS

 

[暗表]未來的顏色

ooc有.病句有.混亂視角有


之前堆的文

現在想想  我這種文筆還敢把文丟上來  真勇敢

根本不明所以  

我要去進修了


*********


「我唯一知道的是,由於你擁有千年金字塔我才能夠存在。」

「夠了。」

「但我…」

「夠了!!」

 

……

 

遊戲突然的高聲呼喊讓暗錯愕一愣,也讓他從思緒中回神。看著夥伴那淡紫眼眸中的堅持、拒絕再繼續討論這個話題的脆弱神情,暗不禁感到不捨。沒有把話題繼續延續下去,他只是放柔了聲線吐露出自己的心聲。


「我想永遠和你再一起,就算我的記憶不恢復也沒關係。」

 

清冷的嗓音在房內再度響起,那溫柔訴說的話語就像開啟共有回憶的鑰匙。

 

遊戲眼前閃過一幕幕畫面,在那些景象中,兩個陪伴著彼此的少年是那麼開心快樂…但,那只是表面。在層層掩蓋下,向來自信的暗是多麼迷茫,對於自身一概不知的各種灰暗情緒如同厚重的陰雲般一直在他心底積壓著。

這些自己都是知道的,但是隨著找回記憶的線索增多,只要想到那些未知的未來、或許某天就要面臨的分別,遊戲就感受到從心頭不斷湧上的悲傷,越來越深切且難以平息。

看著眼前那抹認真注視著自己的半透明身影,遊戲剛要開口便察覺了喉嚨的哽咽,眼前也漸漸被一層水霧籠罩模糊了視線,他努力保持著平靜回應對方:「我也想永遠……我把我的記憶全部給你……」

話語剛落,淚水就從眼眶湧出,帶著冰涼的溫度滾落臉頰。

 

從模糊的視野中,遊戲看見對方那雙暗色調的紫瞳清晰的倒映著哭泣的自己,但遊戲覺得他只看見了自己的自私、逃避。

或許是驚訝自己這樣失控的情緒,紫瞳的主人輕輕閉上雙眼彷彿思考著甚麼,等到再度睜開時,遊戲瞬間就迷失在那雙暗紫眼眸裡。

宛如星空的深邃,帶著如同大海般的溫柔包容—自信且迷人。

 

暗勾起一抹欣慰的淺笑望著眼前的人,眼神帶著淡淡的寵溺。他不知道夥伴會這麼回應自己,甚至已經做好了對方或許會因為自己這句話沉默而導致尷尬的準備。

不過…就算眼前的人不明白這句話所包含的真正情感…

伸手覆上那捧著千年積木的雙手,對方的溫度從彼此接觸的地方漫延至全身,最後湧上空虛的心靈,溫暖著冰冷徬徨的靈魂。

就這樣就好,就算夥伴永遠也不會發現,也沒有關係。

自己就這樣默默的守護夥伴就足夠了。

 

月光從窗戶照進房間,驅散房內的昏暗與冰冷,為一切事物披上一層朦朧的薄紗,也將兩個少年間的氣氛柔和了幾分。他們都沒有再說話,就這樣認真的注視著彼此,雖然安靜,但雙方都從中感覺到了一絲溫馨。

遊戲看著暗溫柔的表情,感受著對方覆在自己雙手上的溫度。雖然冰冷,但遊戲卻覺得那是全世界最溫暖的溫度。


如果,就這樣停留在這一刻有多好?

但,那是不可能的…

時間從來都沒有對誰仁慈過。

 

遊戲只能把眼前的景象與感受到的一切,深深印進腦海深處。

「我……」喉嚨的哽咽讓話語無法完整,也怕繼續開口會哭出聲,遊戲盡力壓下心中的情緒對暗漾出一抹笑容,試圖告訴他自己沒事,可是卻不知這抹笑容在對方眼底看起來是多麼悲傷、多麼讓人心疼。

就在暗打算開口說些甚麼安撫遊戲時,變故就在剎那發生。

光芒從兩人手中的千年金字塔耀出,充滿整個房間,將房間染成一片無盡的白。

過於刺目的光芒讓暗閉上雙眼,不自覺的伸出雙手想將遊戲拉入懷中,卻在接觸時瞬間被切換回身體的主控權。

隨著光芒迅速減弱漸漸歸於無,暗焦急的睜開雙眼,卻沒有看見那熟悉的身影,甚至在千年金字塔裡也沒有感應到對方的氣息。

這太過突然的異常狀況讓暗頓時手足無措,擔心、慌張、不安等種種複雜的情緒填滿心間。腦海不斷搜索著各種情報,卻對於發生在眼前的事情一點頭緒也沒有,痛苦出現在那向來清俊冷淡的臉上。

 

“不要緊張。”

 

突然傳入心底的話語帶著溫柔的嗓音,彷彿一股暖流迅速撫平了暴躁的情緒,但無法平息那擔心夥伴的心情。

暗閉上雙眼眉頭緊鎖,他明白就算現在再焦急也對事情毫無幫助。強硬壓下心中的擔憂,暗漸漸冷靜下來,他轉頭環顧四周試圖發現聲音的主人或著任何線索,可是在這間房間內,並沒有看見任何陌生的人事物。


毫無發現的結果讓暗只能從先前對方的語氣推測—這個人或許沒有任何敵意?


但…就算這樣…

隨意擄走夥伴的行為,實在不能接受!

 

握緊拳頭,暗緩緩開口。

「你是誰?」低沉的嗓音透著刺骨的冰冷,眉宇依然緊蹙著,暗的眼神再度銳利,宛若蒼鷹般隨時可以把潛藏的獵物撕裂開,殘忍且毫不留情的。他繼續問道:「你的目的?」

詭異的寂靜蔓延著,對方並沒有馬上回答這些簡單的問題而是保持沉默似乎在思考些甚麼,不過他沒有讓暗等太久。


“我是……”


暗紫瞳孔瞬間一縮。

 

************************************************

 

微風徐徐拂過棕櫚,弄得翠綠的樹葉在風中擺盪沙沙作響。刺目卻不炙熱的豔陽從頭頂照下,打在迴廊梁柱上映出斑駁細碎的光影。眼前華麗的建築看不出風格也看不出年代,但是透著嚴肅的威嚴氣勢。


他現在……應該是置身在這座皇宮中庭之類的地方?遊戲打量周圍的景像,腦袋充斥著雜亂的思緒。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忽然出現在這裡,明明上一秒還和暗在房間內,卻瞬間出現在這個不明的地方,這讓他感到恐慌與不安。

微風再度吹拂掠過身旁,也帶來一陣清爽舒適的花香,遊戲不知道這是甚麼花的味道,但是這熟悉的香氣讓他冷靜下來,就跟暗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樣,是如此的讓人安心。

也不知道自己就這樣不見,另一個我得多擔心?千年積木也不知道去哪了……

 

雜亂的腳步聲忽然從迴廊遠處傳來,打斷遊戲的思緒。轉頭望去,便看見一大群穿著異族服飾的人。隨著距離的拉近,遊戲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

 

另一個——不、不對。

 

被恭敬簇擁在中間的人散發出上位者的氣場,身上眾多的金飾襯托出不凡的貴氣。最顯眼的就是他額前的掛飾,正中間刻著荷魯斯之眼,華麗的金色從配戴者的額前一路延伸到雙耳上最後變成展翼的雙翅,鮮活得彷彿下一秒就要振翅飛去。

在行走間,那人身上的飾品隨著步伐微微晃動,時不時折射出金屬特有的流光,透出王者特有的霸道與不容質疑的威嚴。藏紫披風在他身後翻飛著,劃出無數道銳利的線條,顯得英氣逼人。

不同於遊戲的白皙,古銅色佈滿他的皮膚,身材雖然纖細但卻結實,那潛藏的爆發力絕對會讓小看他的人在瞬間嚐到苦頭。而那與暗幾乎一樣的臉龐,多了歲月沉澱出的穩重,成熟且英俊。還有那雙眼睛…除了顏色不一樣,其中透出的銳利視線與暗分毫不差。

一但對上彷彿就會在瞬間被看透般,冷靜的徹底。

 

自信冷色調的暗紫與狂傲燃燒般的豔紅,不知遇上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遊戲好奇的想著。

 

 

此時,那雙豔色紅瞳忽然劇烈一縮,顯然來人也看到了他。

「有刺客!!」那人身旁的群眾在看見他時瞬間警戒、全身緊繃護在那有王者氣勢的人面前,就怕出了甚麼意外。

聽到呼喊,從走廊湧出無數手持長矛的護衛把遊戲團團圍住。他只能舉起雙手證明自己的無害同時瞪大雙眼無辜的望向那彷彿“長大染色版的暗”希望他能聽自己解釋。畢竟抵在身上的銳利長矛好像只要他一開口或著有任何動作就會毫不猶豫的在他身上捅出一個洞,遊戲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英年早逝在這,而且他還沒陪另一個我找回記憶呢…雖然...

 

「通通退下。」蜜色結實的手臂一揮,藏紫披風在他身後揚起,帶著君臨天下的氣勢。遊戲彷彿在瞬間看到了暗,那在決鬥上無比自信從不退縮的身影。可是那個人此時卻不在身旁,明明一向都是形影不離的…

頓時,遊戲那雙淺紫的眼眸漫上一層失落迷茫,配上微微抿起的嘴角讓他看起來無比委屈。

 

「可是…法…」

「閉嘴!!」

 

抵著自己的利器已經退開,遊戲放下雙手內心糾結著,也沒有去注意聽那些人在爭吵些甚麼。

 

如果是另一個我…現在肯定不會跟自己一樣狼狽吧?

果然……我就是個軟弱蟲,只會依賴另一個我……

 

低頭望著地面,雖然那沒有甚麼好看的,但遊戲不想抬起頭。

他怕眼裡漸漸瀰漫起的水霧會成型滴落,讓自己顯得更狼狽。

 

各種嘈雜聲漸漸遠去,一道清晰的腳步聲來到他面前停下。對方伸出食指勾起遊戲的下巴讓他抬起頭,雖然這個彷彿調戲的動作對男生來說很糟糕,但遊戲並不想反抗這個跟暗長得很像的人,就任由對方細細擦去自己眼中醞釀的淚水。之後那人露出一個微笑,俊帥的臉上神情是那麼溫和,就像太陽般溫暖著人心,彷彿可以從他身上嗅到陽光暖洋洋香香的味道。

可是事實上是,隨著那人在自己面前停留的時間增加,熟悉的清淺香氣就不斷從對方身上傳來。遊戲錯愕的睜大雙眼,眼神充滿著不敢置信。

 

——是巧合?不、不可能…

 

「噓—」那人鬆開勾在下巴的食指轉而移到遊戲唇前,制止了那即將開口問出的話語。他的臉上依舊帶著柔和的神情,那雙專注的豔色紅瞳宛若無數星辰都倒映在他眼底般耀眼迷人,讓遊戲看著對方不自覺恍神。

 

「我知道你現在有很多疑惑…」

「對於這裡甚至是我自身的一切,我都不能夠告訴你。」

「但是—在我身邊你可以盡管放心,我保證。」

 

同樣的清冷嗓音訴說著溫柔的話語,那雙如紅寶石般美麗的眼眸透出堅定自信的目光。對方太過相似的一切就像另一個自己此時就在身旁安撫他般,輕柔的拂去那些潛藏在心底的不安與忐忑,讓人感到安心。

「嗯!」揚起一個笑容,遊戲不想辜負對方的心意。就算不認識對方、也無從得知對方的一切,但是映在那雙紅瞳中的真實,自己並不會看錯,「謝謝你。」

 

看著遊戲釋然的表情,那人後退半步自然的牽起了遊戲的手,熟練的好像已經做過無數次般,他嘴角上揚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那我帶你到處逛逛吧。」

 

欸?欸?可是…

 

來不及拒絕,便被拉著走上迴廊,對方的體溫從彼此接觸的掌心傳遞而來,不燙、卻溫暖。

遊戲頓時感覺一股熱度襲上雙頰,耳邊好像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他不了解此時充滿自己心中的情緒是甚麼,不過那暖意讓他不自覺的微笑著。雖然感覺很傻,但是並不想鬆手,想就這樣跟對方永遠……


“我想永遠和你再一起。”

 

忽然在眼前浮現的畫面讓遊戲身子一僵,有點分不清眼前的人與那宛如自己半身般的存在。

這麼明顯的反應對方也感覺到了,他停下前進的步伐側頭望向遊戲。在那瞬間,他耳上展翅的純金雙翼被光線反射耀出一道光弧,那光芒是那麼璀璨卻又刺目。遊戲忍不住在一瞬微瞇起受到刺激的雙眼。

 

「看來你有心事呢?」

 

雖然是問著自己,不過對方卻是無比肯定的態度。對上那雙紅瞳,好像什麼都瞞不過那雙眼睛的主人,就跟另一個自己一樣。

雖然感覺並不糟糕,但那種彷彿一切都被看穿的感覺還是讓遊戲感到心慌,他匆忙的舉起手在胸前擺著試圖辯解什麼,可是看著那雙帶著溫和笑意的雙眸,卻甚麼都說不出來。

遊戲不禁想,兩人真是相似的過份,連試圖對對方隱瞞些甚麼都沒辦法呢,自己的任何心情與情緒都逃不過對方銳利的眼神。

最後遊戲勾起一抹無奈的淺笑點點頭默認了,算是回答他的問題。

 

看著遊戲最終的坦承不隱瞞,那人露出開心的神色牽著遊戲來到附近的一處花池邊坐下。

高雅的蓮花在不深的水池中綻放出一整片潔白,隨著風的掠過,微微晃動的花朵帶來熟悉的香氣。遊戲這才知道,原來不管是另一個自己還是這個人身上那讓人安心的味道就是眼前的花的氣息,沒有任何雜質、天然的蓮花香。

他學著那人把腿放進清澈的花池中,隨著慢慢浸入水中的雙腿,清涼的溫度襲上小腿肚讓他在瞬間打了個哆嗦。但是,不冷。

原本平靜的蓮花池在兩人的動作下泛出一圈圈的漣漪,在陽光的照耀下折射出斑斕美麗的色彩。

遊戲看著眼前的景象又開始恍神,池中傳來的清淺花香讓他想起那個重要的人,可是對方此時不在身旁,無法一起分享這些美麗的風景與心情讓他感到很失落。

 

那人看著遊戲漸漸黯淡的眼神,擔心的問:「你跟他相處的不好嗎?」

「不!不是的……」遊戲著急的搖頭否認對方的問題。

雖然不知道對方為甚麼好像了解自己的事情,但…遊戲相信他不會害自己。明明他們只是第一次見面,自己就付出了毫無保留的信任,而自己對眼前的人則是一無所知。盡管感覺很荒謬,但遊戲就是打從心底相信著他。


氣氛沉默了片刻,那人看著遊戲焦急的神情似乎想到了甚麼而愣怔著,良久,才像是回神一般輕笑起來。

「方便告訴我…你們之間的事情嗎?」他轉過頭看向遊戲,豔紅的眼底帶著無法言明的情緒。

遊戲再度低頭看向慢慢恢復平靜的水面,美麗的波光折射進那雙淺紫中倒映出氣團般的迷離朦光,就像是他心中的迷惘。


「一切都是從我拿到裝著積木碎片的黃金盒開始……」


那人專心傾聽著,當看到遊戲講訴另一個自己時臉上露出的開心笑顏,那雙豔紅眼眸就會流露出溫柔寵溺的目光。


「我應該要支持他的,但是我害怕與他分離…」下著結論,遊戲語氣飽含悲傷與不捨。

聽到這,那人卻忽然笑了笑:「不,永遠不會分別。」他伸出食指點向遊戲的心口,「一直在這。」

那雙紅色眼眸傳達出無比的堅定,震撼著遊戲的靈魂。

在那瞬間,彷彿在心底糾結纏繞的煩惱與情緒都隨著對方的話語通通消散而去。

 

他想…他懂了。

不管歲月如何更迭,另一個自己永遠都會在心中那塊最珍貴的地方。因為他對自己來說是如此的重要,是就算拼盡全部也想保護的人,就算某天兩人終將分別,也不會隨著對方的離去而失去什麼,他會一直活在自己心中。

 

「是啊,他會永遠在這。」遊戲閉上雙眼回憶著往日的一切,伸手撫上胸口感受著從胸腔傳達出的跳動,是那麼炙熱且鮮明。

「謝謝你。」遊戲笑著說。

「對我,你永遠不用說謝謝。」看著遊戲掃去陰霾不在憂鬱的面容,那人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那麼…」從花池邊起身,他伸手拉起遊戲,「該回去了。」

 

遊戲還沒消化對方突兀說出的話語,他就已經抬起蜜色結實的手臂平放在身前。瞬間,從空氣中出現無數細碎美麗的金色光點不斷往他向上的掌心聚集著,最後漸漸成型。遊戲看著那顯現出的物品驚呼出聲。

「千年金字塔!?」

內心的驚濤駭浪還沒平靜,懸浮在那人手中的金字塔頓時耀出刺眼的光芒讓遊戲只能閉上雙眼等待著光芒消失。

 

為甚麼?他到底是……

 

來不及細想,遊戲便感覺到溫暖的手掌搭上自己的肩頭。

 

「去吧,他在等你。」

聽著耳旁的話語,遊戲慢慢睜開雙眼,而對方正帶著溫暖的笑容看著自己,手中的千年金字塔已消失,彷彿像是自己的錯覺,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遊戲眨了眨眼睛疑惑著,結果那人拍了拍遊戲同時比著一個方向示意他看過去,順著對方手指的地方看過去,遊戲看到了神奇的景象。

只見花池旁的空地像扭曲了光影般出現了朦朧霧化的隧道,太陽的光芒無法照入、掠過的微風也無法穿透,如同陽炎的海市蜃樓。在不遠的盡頭,遊戲看見了他住的那個小房間,同時也看到“自己”此時正躺在床上閉著雙眼宛如熟睡的模樣。而暗此時正坐在床邊緊握著他的手望著他,臉上是無比擔憂的表情。

 

「—另一個我!」再度看到對方的興奮讓遊戲發出開心的呼喊。

 

而在另一頭的暗彷彿也聽到了遊戲的聲音抬起頭望著這個方向,可是卻好像看不到自己般皺起眉頭。他低頭握緊一度鬆開的雙手,把遊戲的手抬到唇邊輕輕吻上,神情是那麼虔誠卻又脆弱…他低喃著。

「夥伴……」

 

看到眼前的畫面,遊戲忍不住漲紅了臉,心跳加速。

 

他…他不記得、他們有這麼親暱阿?這舉動好像超出了朋友的範圍吧?

 

旁邊忽然響起一陣輕笑聲打斷腦海中混亂的思緒,遊戲害羞得不敢看向旁邊的人。

「他愛你。」

低沉好聽的嗓音竄入耳中,遊戲聽得出對方並沒有嘲笑自己的意味,他的語氣是如此的溫柔與肯定,就好像這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般。

「怎、怎麼可—」遊戲驚慌轉頭想反駁對方的話語,可是在望向對方時不禁愣住。

對方與暗相似的俊秀面容帶著無比的堅定與不容反駁的霸道,那雙專注望著他的紅瞳明顯流露出與暗一樣的感情。

在那瞬間,兩人的身影再度重疊。

 

—另一個……我!?

 

遊戲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感覺全身都在顫抖著,因為心中那個一瞬間得到又不敢肯定的答案。


「你呢?」他問,同時伸手撫上遊戲稚嫩的臉龐。感受到掌心下傳來的些微顫抖,他伸手拂開遊戲臉旁的金色額髮別到耳後,「…對他是甚麼感覺呢?」

氣氛微妙的尷尬沉默,臉頰上傳來的熱度與對方認真專注的視線讓遊戲混亂的心緒平靜了下來,他沿著對方的話語開始思考著。

可是戀愛紀錄為零的經驗讓遊戲實在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他皺起眉頭抿緊嘴角,這副煩惱又認真的神情在對方眼底真是可愛得要緊。

 

那人捏了捏遊戲的臉頰拉回他的注意力同時笑道:「不用那麼急,而且你不覺得比起他…」他伸手比向暗,又指了指自己「我比較帥嗎?」

遊戲看著那人俏皮的對他眨眨眼,覺得心情有點複雜,幾度想開口卻又不好意思說出口。雖然眼前的人跟暗無比相似,甚至比他還要成熟穩重、各方面的。但是自己還是會不經意把他看成暗,明明兩個人還是有差別的阿。


例如膚色、眸色、身形、身高甚麼的…好像眼前的人比較佔贏面?

但是—

 

「欸嘿…」發出尷尬的笑聲,伸出食指撓了撓臉頰,遊戲看著眼前的人說:「我還是覺得另一個我比較帥呢。」

每當談到暗,柔和溫暖的目光便會從那雙淡紫眼眸中流露出,他自己都沒有察覺。

看著眼前的遊戲,那人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一點也沒有計較的意思。他抬手搭上遊戲的雙肩,把他轉身面向那個時空通道。

「去吧,他該等急了。」那人說著,同時輕輕一推,把遊戲推進那扭曲的光影中。

遊戲踉蹌了一下,轉頭看向那人。只見他還站立在剛剛的地方雙手環胸,英俊的臉上已恢復初見的自信與霸道。

「謝謝你!」遊戲笑著對那抹身影揮揮手。

雖然對於那個人的疑惑永遠也沒辦法驗證,但遊戲還是很感激對方,在自己迷茫疑惑時幫助自己。

「阿,加油阿!A…」還未說完的話語被迅速吞嚥回去,那人看著遊戲的眼神依然溫柔。

 

那俊帥溫暖的神情再度令遊戲臉紅,但他只當做是兩人太過相似而產生的錯覺。殊不知這是從靈魂深處傳來的心動—這要未來的他才會明白。

遊戲點點頭轉身走向盡頭映照的房間,不在迷茫。


*************

在逐漸共鳴的心裡劃破寂靜般

綻放了一朵沒有名字的花


未來的色彩 

我們會一直描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