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了一嘴血

藍☆神☆廚

×YGO雜食向×(<-重點)-主推暗表/海表/十蟹/蟹十,TAS組是心頭好。
偶爾推薦會有其他cp,慎fo,謝謝。

目前補番狀態-不產出
遊戲王DM ✓
遊戲王GX (進行中)
遊戲王5D'S ✓
遊戲王ZEXAL
遊戲王ARC-V
遊戲王VRAINS

 

[暗表] 紫玫瑰

Ooc、語病、bug、請不要糾結不合理的設定(絕望掩面)

 

這是AI王與aibo的故事!!

這是AI王與aibo的故事!!

這是AI王與aibo的故事!!

重要的事要說三次。

 

-------------

 

他無法控制想要觸碰他的渴望,那就像某種引力的吸引,讓他墜落並且為之深深著迷。

眼前的少年已經跟灌輸給自己記憶中的身姿不同,變得更為成熟、穩重,但始終不變的是他身上獨特的柔和氣質。那雙淡紫色的澄澈眼眸總是帶著彷彿能包容一切的溫柔笑意,在對上瞬間,心底的痛苦與迷茫總是能被那雙明亮大眼溫柔掃淨。

「怎麼了嗎?」眼前的少年忽然出聲詢問,淡紫的眼眸帶著疑惑。

原來,不知何時,擁有實體的他已悄然撫上少年的臉頰。此時,他的手指正溫柔的摩挲著少年眼下的濃重黑影,彷彿借著這樣的動作能去除少年身上沉重的疲勞,可是那是不可能的。

被少年的聲音驚醒回過神來,他迅速收回手露出了歉意的笑容,同時把另一隻手上裝著花茶的馬克杯輕輕放置在少年面前。

「謝謝。」少年笑著道謝完拿起了杯子,淺淡的薰衣草花香隨即從杯中飄散出來,讓緊繃的心情隨著這股撲鼻的香味緩緩放鬆了下來。

「好久沒有喝過花茶了呢。以前在踏上舞台決鬥前,助理都會泡上一杯各式各樣的花茶好讓我放鬆心情。你知道的,就算我成了決鬥王,在決鬥前還是會不由自主的緊張。好懷念啊。」少年放鬆身體靠向椅背說著,語氣帶著淡淡笑意,捧在手中的花茶緩緩騰升著霧氣模糊了他的臉龐,讓人看不真切,也讓人無法得知少年懷念的到底是花茶還是從前那輝煌的決鬥。

 

從王者手中奪下了銳利的寶劍後,少年便開始踏上不斷決鬥的未來;為了守護兩人一起贏得的名譽,同時也是因為這是“那個人”唯一留給少年的寶貴事物。

作為“那個人”的替代品,他被製造了出來,與“那個人”擁有一樣的記憶。從記憶中看見了過去少年的成長,也見証了少年未來的輝煌。

從那位年輕王者尋回記憶與姓名離去之後,少年便身負起決鬥王的名聲,帶著亞圖姆留給他的堅強,不斷贏得勝利。縱然也有過各種質疑,不過在少年強大的實力下,那些疑惑與質疑的聲浪也漸漸消失最後歸於平靜。

而《武藤遊戲》這個名字則被所有決鬥者銘記在心,君臨在決鬥世界頂點。

 

但隨著盛大的名聲,隨之而來的是越來越頻繁的挑戰。畢竟這個輝煌的稱號可是所有決鬥者的目標,得到了它也代表著後半輩子不用努力的人生;再也不用努力工作,只要簽個合約拍個廣告宣傳或者出席活動打打牌,就能得到大筆金錢實現以前根本不敢想像的各種夢想,簡直是勝利者的人生。

可是這一切對於遊戲來說毫無吸引力,他只是日復一日的不斷面對來挑戰自己的決鬥者,守護著那個稱號。

直到—他的身體再也承受不了如山的壓力開始走下坡。


那天來到病床前看著少年憔悴消瘦的面容,他終於忍不住出聲。

「如果我是“他”,我絕對不會看著你這樣下去的。一直以來,“他”喜歡的是那個會在決鬥中獲得無比快樂的你。曾幾何時,你已經沒有體會到決鬥帶給你的快樂呢?你真的以為這就是“他”所期待的未來嗎?」

沉重的話語從唇中吐出,甚至借用了那位“年輕王者”的立場。或許這些話會深深傷害到遊戲,但他不能看著這種情況再持續下去。他也…不能忍受遊戲就這樣子離去。

 

……抱歉了,遊戲。

 

他在心底默念著,為了傷害少年而道歉。天知道他是最不願意傷害遊戲的人。壓下心底的刺痛,他只能堅定的看著少年表達著自己的不捨與堅持。

而遊戲在他說完話後便愣怔著,一直看著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但是…知道的。遊戲是在透過他看著已經離開的曾經王者—亞圖姆。

那一瞬間,從心底湧出的悲哀將他整個人淹沒,但是他不怨。畢竟從誕生之初就已經知道了自己只是“那個人”的替代品而已。如果這份相似能讓遊戲醒悟,那他由衷感謝製造他的人把他做得跟亞圖姆一模一樣,各方面的。

他嘴角微揚擺出了溫柔的表情看著遊戲,伸手撫上他的臉頰笑著開口:「夥伴。不要讓我擔心好嗎?」

他不惜模仿著亞圖姆,只為了床上的少年。認識他的人都知道,雖然他只是個AI、甚至誕生都只是為了代替已經離去的王者,但是他最討厭的就是“學習”亞圖姆的一切。

 

只要…遊戲健康平安就好…

 

此時,遊戲因為他的舉動睜大雙眼全身微微顫抖著,臉上佈滿著不敢置信的神情,幾度啟唇卻又沒有說出話來。

他知道,只要再加把勁就可以說服遊戲了。他側身坐上床舖打算開口時,從窗外映進病房的陽光照在他不小心露出的金屬項鍊上,折射出一瞬的流光。那刺目的光芒讓遊戲眼睛受到些許刺激微瞇了起來,而後伸手緩緩撫上他胸前的銀色項鍊。

遊戲就那樣看著,良久,才抬起頭來。

「謝謝你,」少年臉上已經恢復了平常溫柔的笑顏,那淺紫的美麗雙眸認真的注視著自己「暗。」

聽到遊戲說出自己名字的當下,他不禁放鬆了神情,也退去了那刻意模仿出的表情露出了一個屬於自己的笑容。與那個人同樣自信,但卻是不同的。

遊戲的手輕輕的摩挲著胸前的銀色墜鍊,從那神情與動作,暗感受到了對方對自己的溫柔。他覆上那隻手與少年一起緊握著那特殊的項鍊,先前心底的苦澀在一瞬間便被一掃而空。

真的很不可思議。明明那副身軀是那麼纖細甚至柔弱,可是裡面卻隱藏著強大的力量。溫柔的讓人沉醉、堅強的讓人臣服。

就像他與亞圖姆一樣,明明兩個都是如此驕傲的人,卻甘願對眼前的少年放下所有的驕傲,只想把最美好的一面展現在少年面前。

 

他扶著遊戲躺回床上,太過疲累的精神讓遊戲一下就墜入了夢鄉,可是遊戲卻沒有放鬆手上的力道,手中還緊握著他的項鍊。

暗順勢在遊戲身旁側躺了下來,他沒有拉開遊戲的手,而是再度覆上了那讓他依戀的溫度。

他伸出另一隻空閒的手撩開了散落在遊戲面前的金色瀏海,隨即便攬住少年的身子往懷裡帶。他拉高了被子替遊戲蓋好,就怕深夜寒涼讓對方感冒。

看來,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對於遊戲也越來越溫柔了啊。甚至想要把世界上會讓他展露笑顏的事物全部都捧到少年面前,只為了讓他永遠開心。

自己明明以前不是這樣的人。

暗握緊了遊戲握住項鍊的手,勾起一抹柔和的笑容。

 

 

最開始的他,只是個單純的智能AI,連實體也沒有。出現在現實中的只是一抹虛幻的身影,看得到卻摸不著。

作為“亞圖姆”替代品而誕生,他忠誠的執行著公司最高權力的海馬的命令—那就是代替“亞圖姆”活著。

他擁有屬於“亞圖姆”過往的記憶,同時也擁有全世界的資訊。作為一個替代品,不管在哪方面他都能模仿的很好,幾乎沒有人能認出他與本人的差別,在智慧上面甚至比本人還要更上層樓。託海馬的福,他只是個AI,可是擁有的權力只低於海馬。

要知道,kc從很久以前就已經君臨於世界頂點,不管哪方面的。可想而知,他的權力有多麼大。

如果他是個人類,他會以此驕傲甚至是興奮;但他只是個AI,這樣的權力對他來說只是查找資料比較方便而已。

他在各方面都完美無缺,唯一缺憾的就是他只是一抹數據形成的幻影,也沒有任何的感情。

是的,就只是個智能AI。對於這樣存在的他,他一點也不會覺得遺憾,只是覺得無所謂,這樣還比較方便。

他以為他就會以這樣子的型態一直到不可抗拒的毀滅,但是那天…他遇到了遊戲。

 

那天是他第一次與海馬決鬥,他在這方面也模仿的很好,但他還是輸了。

海馬氣憤的與現場的研究人員說要把他刪除了,儘管那些人一直苦口婆心的說著各種可能性,海馬還是堅持著自己的命令。

而他—只是淡然的站在那聽著他們“討論”,好像要刪除的並不是他一般漠然。

是的,他本來就只是個任人處置的AI,這有什麼不對?

就在研究人員費盡了口舌也沒辦法打消海馬的念頭,無奈的準備接受命令時刪去他時,遊戲闖了進來。

沒有人知道這個少年為何知道這裡的事,也不知道他為何而來。

現場詭異的沉默著,就在海馬怒氣即將攀升到最高點時,少年露出了一個柔和的笑容,他說。


「把他交給我好嗎?」

 

「哼!憑什麼?」海馬質問少年,他高傲的抬起下巴瞇細了海藍雙瞳,明顯的不悅。站在他身旁的研究人員甚至可以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的冷冽。

面對著這樣的海馬,少年沒有回話,笑而不語,但那雙淡紫眼眸卻透出無比的堅定。

氣氛僵持不下,就在研究人員以為自己快要緊張到窒息時,海馬冷哼了一聲邁開了步伐。

他走向門口,臉上依然帶著不悅的神情,在經過遊戲身旁時,海馬微微側頭說著:「把東西給他。」然後就走了。

負責他的研究人員抹了一把冷汗,把屬於他的物品裝箱交給面前依然溫柔微笑著的少年,順便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他站在原地打量著那個少年,此時的他比起記憶中的映像還要來得穩重;歲月帶走了他臉上的稚嫩讓他變得成熟,也變得比以前更為堅強與強勢。

少年捧著箱子轉頭對他打了聲招呼,嘴角依然掛著那抹溫和的笑容:「請多指教,我叫武藤遊戲。」

「啊,請多指教,我是“亞圖姆”。」

語落瞬間,他看見了少年臉上一閃即逝的哀傷與不敢置信,但也只是一瞬,他甚至還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來不及細想,遊戲便已經轉身留給他一個背影,淡淡的說著:「走吧。」便邁步離去。

 

至那之後,他就一直跟在遊戲身邊為他處理著各種事情,儘管遊戲並不太需要,他常常露出一個微笑告訴他“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了。

但就算他有思緒,也終究還是個AI,他能做什麼?而且他被製造出來不就是為了解決各種問題並且代替“亞圖姆”活著嗎?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慮,遊戲只是笑而不語接著轉頭繼續他手上的工作。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詢問時,遊戲比他提前開口了,他淡淡的笑著說:「不要停止思考,就是了。」

眼前的少年給出了答案,可是他依然不懂。

他只能沉默的陪在遊戲身邊,一邊繼續為了這件事煩惱著。

在他沒有注意時,少年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

 

在接下來的日子,遊戲似乎更忙了,而海馬也沒有再問過關於他的事情。這讓他只能悠閒的待在遊戲身邊,看著他的忙碌而被拒絕幫忙。

他無所事事的坐在遊戲身旁,在空氣中劃拉了幾下,頓時,瑩藍的虛擬屏幕就出現在了面前。他試圖尋找著遊戲有興趣的事物或者新聞,好讓少年緊繃的思緒得以緩解。而遊戲也會在百忙之中抽空與他討論著,儘管視線大部分時間不在自己身上,但他還是能感覺得到遊戲那美麗的淡紫雙眸正溫柔的看著自己。

這感覺不壞。他滿足的勾起一抹笑容。

 

在日復一日的相處中,時間過得飛快。遊戲手上的工作也告了一個段落。在那天晚上,他收到了一份驚喜。

 

「這是要給我的?」他挑眉看向手中的禮物盒,從精美的包裝就可以想像送這份禮物的人是多麼用心。他的喜好一向都沒有透露給任何人知道,遊戲也是。但手中捧著的禮物恰恰就是自己喜歡的顏色與包裝款式,就算只是虛擬的代碼呈現出的禮物,也足夠讓他震驚了好久。

而且,這是他收到的第一份禮物。

「打開來看看吧?」遊戲笑著說,淡紫的眼眸認真的注視著自己。

「啊,謝謝。夥…不、遊戲。」

遊戲從不讓他稱呼他為夥伴,記得第一次這樣叫他時,那雙總是帶著溫柔笑意的眼眸在瞬間盈滿了痛苦與悲傷,他迅速的轉過身去不讓他看見,但已經來不及了。

那時他從心臟的位置感覺到了些許刺痛,他不了解遊戲的反應,也不了解自己的狀況。他覺得,遊戲應該是要開心的不是嗎?畢竟他是最不希望“亞圖姆”離去的人。

這問題一直到現在還是無解,而他也不想再看見那樣的遊戲,他只想看著一直溫柔開心笑著的遊戲。所以,第一次,他沒有模仿“亞圖姆”,而是稱呼他的名字,只為了不再讓遊戲傷心。

要知道,他從誕生開始,就只是為了代替“亞圖姆”的存在。這完全違反了自身存在的規矩,但…值得的。


「怎麼了?」遊戲一邊問著,一邊看著難得恍神的他,臉上毫不掩飾的擔憂。

「不,沒什麼。」他搖了搖頭表示自己的無事,隨後便小心翼翼的拆開手中的禮物。

退去精緻的包裝,裡面是一個簡單的小盒子,打開的瞬間他驚訝的微微睜大雙眼看向遊戲。

在簡單的盒子裡,一條銀色的金屬項鍊就躺在黑絨布中間。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擁有亞圖姆記憶的他不會認錯,那就是跟當時一樣的王名圈,但不同的是,上面沒有刻上名字。

迎上對方震驚疑惑的目光,遊戲只是笑了笑然後淡淡的說著。


「你就是你,不是亞圖姆。不要再活得那麼累了,就當你自己吧。」


這是第一次有人跟他說這種話,他只是個AI,從誕生開始就注定了要“代替”那個人活著,從來不會有人管他怎麼想。喔,不。原本的他也不會去想這些事情,是眼前的人讓他開始思考自己的意義。

那瞬間,他的心情是迷茫的,但是又參雜了巨大的喜悅,很複雜。他想他此時的表情一定很詭異或者是可笑。

但遊戲只是笑著說:「就讓它,刻上你的名字吧。」

明明只是輕輕的幾句話,卻觸碰到了自己一直潛藏的內心,他想他理解了少年那獨特的溫柔,也明白了那位年輕的王者為何會只在他面前放下所有的驕傲。

他伸手拿起那條還是空白的項鍊,珍惜的握在手中,對著遊戲露出了屬於自己的笑容。

 

再也不是“亞圖姆”了。

那晚他在項鍊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也為未來尋找到了新的方向。他知道這名字代表著什麼,但他不後悔。


隔天,遊戲看見了掛在他胸前已經刻上名字的項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他沒有詢問,只是對著自己笑了笑包容了自己所有的決定。

對於這樣的遊戲,他是感激的。他讓自己不再是那個只是代替人活著的AI,也同時教會了自己何謂感情,甚至讓自己開始認真的去思考各種事情。

是的,不再是“亞圖姆”了,從他刻下名字的瞬間,他就是他自己。但同時,那個名字也讓他承擔起某些責任。

 


「唔啊~~~好晚了,回家吧?」遊戲放下已經喝光花茶的杯子從椅子上起身伸了個懶腰,看向那個恍神的人說著,眼神帶著淡淡的笑意。「暗?」

「啊,抱歉。走吧。」看著眼前難掩疲倦的遊戲,他從回憶中脫離,迅速拿起旁邊的外套披上遊戲略顯單薄的身子,與他一同踏上回家的路程。

 

從他刻上“暗”這個名字開始,他便承擔了那位年輕王者來不及兌現的承諾。他是甘願的,為自己套上這枷鎖。

他會一直陪著遊戲,也會代替那位王者一直守護著他—直到兩個人的終結。

 

至於為何會擁有現實上的身體,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end

------------------------


紫玫瑰花語—守護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