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了一嘴血

藍☆神☆廚

×YGO雜食向×(<-重點)-主推暗表/海表/十蟹/蟹十,TAS組是心頭好。
偶爾推薦會有其他cp,慎fo,謝謝。

目前補番狀態-不產出
遊戲王DM ✓
遊戲王GX (進行中)
遊戲王5D'S ✓
遊戲王ZEXAL
遊戲王ARC-V
遊戲王VRAINS

 

[暗表]無題

只是想寫寫看黑化的aibo
只是個片段、沒有劇情

ooc有、凌亂的視角、語病、架空

-----------

夜-開始變調,雲層漸漸遮掩天上閃爍的星芒與月華,回歸黑暗。細碎的雨滴開始滴落,烏雲中不時發出雷鳴夾帶一瞬即逝的電光,讓路人加快了步伐,紛紛走閃躲避。

等最後一人匆匆離開街道-宛若野獸露出獠牙,雨勢頃刻加劇。透明的雨珠瘋狂砸落石質地面發出劈啪聲,接連不斷的與不時閃現的雷電奏響著駭人的樂章。

在這樣的雨勢中,卻還有人走在街上。他從街角拐出,連傘也沒有撐,任由雨水打在身上面不改色,堅定的去往不遠處的那棟教堂。

雨水打溼了他的全身,甚至沿著他金色的瀏海滑入眼眶中讓視線模糊一片。但他絲毫不在意,只是眨了眨那有著冷色深紫的雙眼繼續往前走去。

一切只因-教堂中存在著讓世界異常的源頭,那個人…也是他朝思暮想的…

伸手推開教堂大門,映入眼簾只有一片黑暗,但並不只是單純的光線問題。在這教堂內,還瀰漫著濃厚的黑霧,隨著他打開大門的動作開始往外擴散。而在這之中,還有一股深沉的絕望。

「終於來了嗎?」教堂深處傳來少年稚嫩的嗓音,不時夾雜著輕笑。霎時間,周圍牆面上的燭火一盞盞燃了起來,直至盡頭,照亮了少年的身影。

他坐在巨大的石製王座上微微側著頭,看向門口那被雨水淋濕的人勾起一抹微笑。雖然是笑著,但從少年的眼眸中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笑意,有的只是一片冰冷。

「真慢啊,亞圖姆。」

聽著少年對自己的稱呼已經不再是以前那般親暱,亞圖姆握緊雙拳,邁開腳步走向少年。

皮鞋鞋底在走動間叩擊大理石地面發出清脆聲,迴響在這間寬闊的教堂。

他們之間隔得不算遠,但在這段不遠的路程,對亞圖姆來說,一步步都是如此沉重。

看著以往少年那雙清澈美麗的淡紫眼眸,如今已被黑暗所浸染不在溫和,亞圖姆就感覺自己像被人扼住脖頸般難以喘息,從心頭漫延開的悲傷彷彿像帶走了自己全身的溫度,只剩刺骨的冰涼。

來到少年面前,他開口試圖說些什麼,最後卻只化為一聲嘆息與那永遠不變的稱呼:「夥伴……」

是的,“武藤遊戲”…永遠都是他放在心裡最珍貴的存在。是他最思念的人、也是充滿了愛戀的人。

他希望藉由這樣專屬於他的稱呼,喚回那個總是親密無間的人。

但一切只是徒勞。

遊戲望著那雙盈滿痛苦的深邃暗紫,再度輕笑出聲。他輕輕拂開亞圖姆那被雨水打溼的瀏海,隨後便吻上那性感的唇。

從輕柔逐漸加深,直至粗暴,他甚至惡意的咬破了亞圖姆的唇,讓其血液在兩人脣齒間流淌著。

等到兩人分開時,遊戲伸舌舔掉了那帶有清淺蓮香的血珠,笑了。

他的笑容不在像以往溫和,只帶著惡劣與殘忍,那雙只有黑暗的眼眸看不見任何情緒。

而在這時,外頭的雨落得更兇了,不斷落在教堂上嘩啦作響,也從門口濺了進來,像是想要洗盡裡頭的邪惡。

對於這樣的嘈雜,遊戲斂起笑容瞇細雙眼,神情充滿被打擾的不悅,周身再度瀰漫開一層黑霧,把亞圖姆也包裹其中。

瞬間,雷電打在教堂門口轟然炸響,像是在告誡著什麼。在那一瞬光亮之中,遊戲輕撇嘴角,身體爆發出濃厚黑霧,把那道亮光與雨水全部隔絕在教堂外,才露出一抹高傲的笑容。

「這不也沒什麼~?」他輕嗤出聲,額頭剎那亮起血紅的微芒。等光芒褪盡後,出現在少年額上的是血色荷魯斯之眼,黑暗的力量也從中源源不絕的流瀉而出。

至始至終,亞圖姆只是沉默的看著這一切,看著昔日的夥伴露出黑暗的姿態沒有出聲。直到遊戲打算轉身離去,亞圖姆才伸手拉住了他,制止他離開的腳步。

望著眼前人明顯不悅的表情,亞圖姆伸手從腰帶中拿出牌組放到遊戲手上。這副卡組是他們共同編排出來的,裡面包含了兩人共有的回憶與寄宿其中的感情,陪伴著他們渡過大大小小的難關,對他們兩個不管誰而言,都是意義非凡的。

就算只有一絲希望,亞圖姆也不會放棄喚回遊戲的機會。

而遊戲在看見那副牌組後,微微睜大雙眼沉默著,他當然察覺到了亞圖姆蘊含冀望的眼神,抓著他的那隻手甚至輕輕顫抖著。

在那瞬間,時間就像在兩人間停滯了,遊戲就那樣靜靜的看著亞圖姆。就在亞圖姆感覺抓住希望時,遊戲狠狠潑了他一盆冷水。

他嘴角勾起一抹帶著惡意的微笑,甩開亞圖姆箝制他的手,牌組也順著他的力道散落一地。

他後退幾步拉開與亞圖姆的距離,順手操控著黑霧拾起地上散落的卡牌,使其懸空在對方面前。

遊戲示意亞圖姆拿回牌組後,便在對方驚愕的目光中從腰帶拿出了另一副帶著黑暗氣息的卡牌,額上的血色真實之眼在瞬間綻放出攝人心魂的瑰麗紅光。

「那麼,來一場決鬥吧?」

少年再度輕笑出聲,瞇細的黑色雙眸中佈滿了濃厚的慾望。

那是對亞圖姆的--最深沉的佔有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