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了一嘴血

散了吧散了吧---是個混亂邪惡

 

了遊千字小甜餅

極度傻屌OOc注意
已交往設定。
  
  
   *******
  
「了見,我們來做吧?」

——這未成年的腦袋到底裝了什麼?

被突然其來的衝擊性直球給砸得腦袋當機的鴻上了見在片刻後回神。他看著赤腳站在面前刻意只著襯衫想要誘惑自己的戀人,感覺自己的腦袋開始發昏。想要喝一口咖啡平靜下來——但拿著馬克杯的手實在是過於顫抖,於是他只能無奈的放回桌上開始沉思起高中生的平日教育問題。順帶一提,他以為最快也要等到對方“身心成年”後,由稍微年長的他來開口提出這個使人害臊的問題,卻沒想——事實總是出人意料...該說真不愧是藤木遊作嗎?

「不行。」他果斷拒絕——他們之中必須得有個負責冷靜的人。

但高中生顯然沒有那麼簡單就想放過他。

「我需要一個讓人信服的理由。」遊作說,同時手腳並用的爬到坐在沙發的了見身上開始胡亂摸索想要撩起對方的慾望,可還沒成功就已經先被扣住雙手制伏。於是出身未捷的高中生只能保持著跨坐在了見腿上的姿勢,緊盯著面前那不解風情的淺冰藍,眼也不眨的表達出自己的決心,完美展現了什麼叫做不依不撓。

「你還未成年!這個理由還不夠嗎?」

了見扒下不斷湊近想黏在自己身上宛如牛皮糖的遊作,順勢拉開了兩人之間過於曖昧的距離。他望著那雙堅定不移的翠綠眼眸呲出犬齒露出兇惡的表情試圖嚇退對方,卻在下一瞬看見對方迅速放大的臉,嘴唇觸上一抹微涼。

帶著牛奶香甜的柔軟只是輕點著他的嘴唇細細研磨,根本談不上什麼技術甚至可以說是青澀。但就是這樣的吻神奇的壓下了了見內心因為對方而起的浮躁情緒,慢慢冷靜下來。

在結束了混合牛奶與咖啡香甜的吻後,遊作看到了見沒有在拒絕,便伸手攬上對方的後頸把頭靠在戀人寬大的肩上,含糊咕噥著。

「我想要感受了見、想看到了見沒人看過的表情、想看到了見因我發狂、想看到——只屬於我的鴻上了見。」

這樣明確的表現出依賴與佔有慾可是第一次。要知道....那可是藤木遊作——光憑一個人就團團包圍漢諾,打得騎士找不著回組織路的Playmaker!

輕嘆口氣,了見放鬆身體靠向沙發也順手拉過遊作。察覺到懷裡始終緊繃的身軀,了見輕撫著對方僵硬挺直的後背試圖使戀人放鬆,而後者也在片刻後乖順的放軟了身體,沈默的靠在了見身上。

兩人之間一時無話,就這樣靜靜的依偎在一起,誰都沒有再開口為難彼此,倒也算溫馨。

了見側頭輕吻遊作髮間,毫無意外的看見那早已發紅的耳朵。

畢竟遊作還只是個16歲的高中生,自己還是他的初戀——在怎麼沒臉沒皮也還是感到了些許害羞吧?
   
  

——真是不錯的一面呢,藤木遊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