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了一嘴血

藍☆神☆廚

×YGO雜食向×(<-重點)-主推暗表/海表/十蟹/蟹十,TAS組是心頭好。
偶爾推薦會有其他cp,慎fo,謝謝。

目前補番狀態-不產出
遊戲王DM ✓
遊戲王GX (進行中)
遊戲王5D'S ✓
遊戲王ZEXAL
遊戲王ARC-V
遊戲王VRAINS

ooc有、黑化aibo有、架空世界、慎入。
劇場版aibo人設。
-------------------------

老舊的歐式古堡靜靜的矗立在廣闊的草原上,美麗的月光灑下,彷彿為這棟寧靜老舊的城堡鍍上了一層柔和的光芒。

「嘎唧-----」

久未保養的老舊木門忽然被推開,從中庭傳出了刺耳的噪音,打破了這寧靜的夜晚。

一名俊秀文雅的少年從打開的木門後緩緩走出,少年身上只穿著一件過長的白色長袖襯衫其餘任何衣物都沒有。

少年目視著前方的白玫瑰園,從前總是清澈透亮的紫羅蘭色雙瞳此時無神暗沉的沒有一思波瀾。

秋天的夜晚帶來了一絲涼風吹拂在少年身上,掠起了他的襯衫下擺,金色耀眼的額髮在風中輕輕的揚起凌亂著。
少年一點也不在意從身上傳來的刺骨的寒意,邁開步伐朝他視線中的目標走去。
被修剪整齊的草皮在少年走過時發出了“沙沙”的輕微聲響,赤裸的雙足被一些銳利的小草劃出傷痕滲出了點點血珠,就算這樣,少年也沒有停下前進的步伐,堅定的往前走去。

少年穿過了拱門來到了玫瑰園的正中央。一眼望去,少年置身在滿滿的白玫瑰園中,畫面如此的奪人目光。可惜在寧靜的深夜裡,只有少年一個人在這。

少年站在玫瑰園中仰起頭閉上了雙眼,月光溫和的灑下落在了少年身上,少年白皙的肌膚在月光映照下看起來異常的蒼白可怕,整個人彷彿幽魂似的。

少年緩緩睜開了雙眼,露出了那雙無神的瞳孔,面無表情的注視著月亮。

《就因為我一臉毫不在意的笑著 
你就以為那天的事我全忘了嗎 
就算傷害人的那方一下就會忘掉 
對被切割的那方卻是難以忘懷 
而終有一天深深烙在腦中 
黑濁的水越積越多》

溫柔清晰的歌聲從少年的方向流洩而出,迴響在這片除了他就空無一人的玫瑰園中。微風吹過玫瑰花叢發出了些許聲響,好似在為他伴奏著。
少年那雙注視著月亮的無神雙眸一瞬間閃過了一抹暗紅,他露出了一個詭異至極的微笑繼續唱著。

《 若是你希望的話  我就為你解體一切吧 
無論是手  是腳  是舌  是胸  是耳  是鼻  是指  就連心也不留下
但我在這世上比起任何一切都更渴望的東西 
就被你單單一句話狠狠粉碎成了灰燼 我除了那個以外什麼都不要》

收起了微笑,悲傷開始蔓延在少年俊秀的臉龐上,他停下了哽咽的歌聲,微微低著頭閉緊了雙眼,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氣。

微涼的空氣在他肺部打轉著,從心底深處漸漸湧出了極端的情緒。少年微弓下身,右手輕輕撫上胸口心臟的位置,那裡傳來的酸澀感讓他嘴角泛起了一抹苦澀的微笑,那雙美麗的瞳孔中此時佈滿了痛苦。

-----為什麼?

少年低垂著頭張開了顫抖的雙唇,發出了無聲的問句。以往總是耀眼奪目的金色額髮現在看起來好像黯淡了許多似的遮掩著主人的表情,把一切都藏在月光照射不到的陰影下,拒絕任何人的窺探。

「為…什…麼?」

少年這次發出了聲音,嗓音充斥著脆弱的顫抖,他雙臂用力的環抱住自己,雙腿像是再也支撐不住這沉重的重量,無力的跪跌在地。

他知道的。他要詢問的對象不會回應他這個問題,也已經不會再回答他任何問題了。
不管在哪裡、不管怎樣、不管發生了什麼。
一切都像已經寫好的劇本一樣,無法回頭,一切都已經注定了。

心再度被殘忍的撕開一條裂縫,但是,從裡頭緩緩流出的卻是「絕望」。

《來 我們來舞至天明吧  
直到睏倦入睡 
反正我這顆心  什麼都無法傳達給你 
渴望愛情而諂媚微笑 
盼望做夢而失眠 
但我一點都不傷心 
欸 對吧》

少年抬起了頭,再度暗沉的紫色雙瞳認真的注視著眼前的白玫瑰, 花瓣上點綴著些許露珠,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炫目的晶瑩微光,看起來純淨美麗的不可方物。 
少年勾起了嘴角開心的輕笑出聲,他伸出了蒼白的右手,用指腹輕觸上粉嫩的玫瑰。瞬間,花瓣上的露珠好像受到了驚嚇似的從粉嫩的花瓣跌落到了泥土裡,被泥土迅速吸收完畢。

少年收起了笑容,伸出手採摘起了白玫瑰,也不管那些刺已經刺傷了自己柔嫩的手指。一滴一滴流出的鮮豔血珠漸漸染紅了白玫瑰,讓玫瑰看起來妖豔萬分。

《這世界何等殘酷啊 
無論是誰都在尋求幸福 
充滿矛盾的華爾滋 
會永遠的跳下去》

少年抱緊了懷中採摘而來的染血玫瑰花束,嘴邊勾勒出一抹不屑的輕笑,啟唇再度輕聲唱起了未完的歌,雙瞳中美麗的紫色漸漸染成深不見底的黑色,其中還隱隱閃爍著些微紅芒。

忽然少年皺起眉頭,閉上了雙眼發出一聲痛哼。緊接著,一滴一滴接連不斷的淚水從緊閉的雙眼中流出,順著臉龐滑落到泥土裡。
少年睜開還在哭泣的雙眼,微微喘息著發出了啜泣聲,跪在地上的身子劇烈顫抖著,泛著水霧的模糊視線讓眼前的一切都看不清,心中傳遞而來的悲哀酸痛讓他不由自主的鬆開了懷中的花束,手緊抓著胸口的衣服。
玫瑰花束掉落在地上,沾染了骯髒的塵土。

少年的腦中突兀的響起了歌聲。

《來 我們來舞至天明吧 
直到睏倦入睡 
反正我這顆心 
什麼都無法傳達給你 
渴望愛情而諂媚微笑 
盼望做夢而失眠 
但我一點都不傷心 
但為什麼會落淚呢 
欸 告訴我》

歌曲唱完同時,少年跪伏在地上睜大了雙眼痛苦崩潰的大哭,讓人聽著哀戚的哭聲迴盪在安靜的城堡中。
少年眼前浮現了那相似的身影,他顫抖著伸出了雙手想抱住那幻影。

「另…一個我…」

少年的雙手接觸到幻影的同時,他的頭髮一瞬間全部染上了黑夜那深沉的顏色。

黑髮少年站起身,伸出了纖細的食指擺放在唇邊,揚起了一抹詭異的微笑,紅色的光芒閃爍在那完全漆黑深不見底的眼眸中。

「欸~~告訴我吧?」

-------------------------
老實說這是聽歌的時候瞬間閃過的一個畫面衍生的故事靈感。
全身只穿著白襯衫的aibo跪坐在床上,平常總是堅韌的臉上,瞬間閃過了從不顯於人前的脆弱與悲傷。
這種反差感真是讓人欲罷不能。
老實說,我覺得假如真的能讓aibo黑掉的,也只有亞圖姆了,所以雖然整個回合都是aibo的專場,但我還是任性的標了暗表。
感覺我現在的爛文筆好像表達不出我感受到的那種感覺,歡迎大大寫同樣的題材XD

對了,全文沒有故事,歡迎有大大來補完他

歌曲是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4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