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了一嘴血

藍☆神☆廚

×YGO雜食向×(<-重點)-主推暗表/海表/十蟹/蟹十,TAS組是心頭好。
偶爾推薦會有其他cp,慎fo,謝謝。

目前補番狀態-不產出
遊戲王DM ✓
遊戲王GX (進行中)
遊戲王5D'S ✓
遊戲王ZEXAL
遊戲王ARC-V
遊戲王VRAINS

 

冥界法老的日常

冥界法老的日常



ooc有、電視版路線、極短篇


---------------------------


太陽散發著強力的熱度,炙熱的灑在一望無際的沙漠中。一陣微風忽然吹過捲起些微塵沙,一路飄向矗立在沙漠中的巨大皇城中。路過了中庭的蓮花池,順帶攪亂一池春水,池水中的蓮花被吹的微微搖晃著,最後飄向了輝煌寬闊的會議廳。


金碧輝煌的會議廳裡,牆上雕刻著一些美麗的浮雕,還有一些隱晦的古代埃及文字點綴著。


此時在大廳裡坐著兩名男子。


一名身著嚴肅的神官袍。一名則身上配戴著很多金飾,最顯眼的就是在他額前配戴的荷魯斯之眼。純金打造的荷魯斯之眼往兩旁延伸,在配戴者的耳上伸展出金色展翅的羽翼。金色的光芒不時流轉著,顯出一種不怒而威的威嚴氣勢。


神官瑪哈德與法老王亞圖姆在會議廳中批改著公文,安靜的室內沒有對話聲,只有偶爾響起翻閱莎草紙的沙沙聲響。


瑪哈德在下座低頭認真的看著桌上的公文,不時蓋下印章。


而亞圖姆則坐在王座上,靠在身前的桌子上撐著頰,右手緊握著一隻蘆葦筆眉頭緊皺著,看起來心情非常不好。


他看著眼前擺放在桌上的公文,忍不住在手臂跟額頭暴起一條條的青筋。


致親愛的吾王:

今天中庭中的睡蓮依然美麗的綻放著,就像那潔白高雅的月光。

啊!吾王,您真該動身前去觀賞。

順帶一提,神殿後的花都枯萎了。
新的花該種些什麼呢?

                      ----------您永遠忠誠的臣下


看完後,亞圖姆終於忍不住心中節節攀升的憤怒,甩掉手中的筆,雙掌用力拍向桌面站起身吼著。


「朕養這些人有什麼用!?朕已經很命運多舛了,這些人到底領著公帑幹嘛去了!?連種什麼花這種小事都要問朕!?」


瑪哈德瞄著法老又要開始進行每日抱怨,低著頭依然嚴肅認真的批改著公文,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什麼鍋都要往朕身上甩!現世那群人也是!沒一個好東西!趁朕失憶就什麼髒水都往朕身上潑!」


「就說那個貝卡斯好了!想找朕決鬥是不會直接說嗎!?弄什麼錄影帶決鬥,還要朕參加那什麼決鬥大會收集十個星星。他是當朕很閒嗎!?」


「還有那個海馬!不要以為朕看不出他是在抄襲貝卡斯!什麼決鬥城市跟收集地圖卡!這不就跟決鬥大會還有收集星星一樣的道理嗎!?我他媽才剛收集完十個星星,又要收集六張地圖卡!?」


瑪哈德聽著法老王已經氣得不顧形象甚至爆粗口,正想開口說些什麼,但又想到什麼似的閉上嘴默默的繼續批改著桌上成堆的公文。


「好不容易收集完十個星星、六張地圖卡、三張神之卡想要恢復記憶,你他媽又出現什麼亞特蘭提斯的後裔衝出來潑我髒水!什麼我很邪惡,魔王的鍋也甩我這來!啊是不知道朝日版跟DM根本不同故事了嗎!?」


「對對對!全部都我!什麼地球的邪惡意志也衝我來!就因為我他媽的是個法老王!?趁我失憶要我命就對了!?」


「法、法老……」


「還有夥伴!他到底懂不懂我這麼做都是為了誰!?整天只想著他那群朋友!把我放在哪了!?為了夥伴,我甚至可以放棄名字與記憶只為留在夥伴身邊!結果呢!?轉身毫不留情一抽就把我抽回冥界!眼裡還有沒有我了!……」


「法老!!」 瑪哈德突然大吼強硬的打斷亞圖姆的大聲抱怨。


「到底要幹嘛!!」亞圖姆憤怒的大吼一聲轉頭看向瑪哈德。


只見瑪哈德嚴肅俊雅的臉龐滑落一滴汗,神情緊張的伸出食指指著側門的方向。亞圖姆順著瑪哈德指的方向看過去,便看到了低著頭站在門口的夥伴。


「…………」


死寂一般的沉默蔓延在會議廳內,亞圖姆嚥了口口水,心虛的默默看著他的夥伴。


忽然遊戲抬起頭對亞圖姆露出一個燦爛奪目的笑容說道「那還真是抱歉啊!我看我還是回去不要打擾亞圖姆好了!啊,海馬君吩咐我的程序還沒做完呢。好忙啊。」,說完就迅速轉身走人了。


「欸…等等,夥、夥伴!不是這樣的啊啊啊啊!!」


看著神色慌張的法老一邊喊著一邊從王座跑下衝了出去打算追上他家夥伴,瑪哈德默默搖頭繼續處理著桌面上的公文。



今天的冥界又是個美好的一天。



  1. 我是爱所以阴影爱的阴影吐了一嘴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