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了一嘴血

藍☆神☆廚

×YGO雜食向×(<-重點)-主推暗表/海表/十蟹/蟹十,TAS組是心頭好。
偶爾推薦會有其他cp,慎fo,謝謝。

目前補番狀態-不產出
遊戲王DM ✓
遊戲王GX (進行中)
遊戲王5D'S ✓
遊戲王ZEXAL
遊戲王ARC-V
遊戲王VRAINS

 

從光中開始的故事

ooc有、沒照原著劇情走、凌亂的劇情有、混亂的視角照舊有、其實原本的結局不是這樣的系列


任性的意識流


----------------


雨後的空氣透著乾淨的清新,經過雨水洗滌的天空彷彿一張純粹蔚藍的畫布,柔軟的雲朵精緻的點綴著這幅畫讓它不顯得那麼單調。


陽光灑在忙碌的都市叢林中,柔和的光線消融了銳利的邊角與冰冷,為這座城市帶來舒適的溫度。


少年踩著悠閒的步伐走在熙攘的街道上,身旁車水馬龍的噪音與帶著各種情緒擦肩而過的人群也無法感染少年平靜溫和的心情,少年看起來像沒有目的地,就這樣隨意的到處逛著。


走過了繁華的街道、樸實的住宅區、路過了寧靜的小橋,忽然一陣微風吹拂過,帶來一片粉嫩的櫻花花瓣輕輕飄過少年身前,映入那美麗的淺紫色眼眸中。


少年停下了步伐,伸手接住緩慢飄落的櫻花,他驀然抬頭看向人行道旁的樹木,金色的額髮隨著動作擦過他上吊的眼角輕柔的滑落臉旁,一抹溫和的微笑隨著上揚的嘴角出現在少年逐漸褪去稚嫩青澀的臉上。


他有一雙淺紫色的眼瞳,就好像在夜空中閃亮的星子般明亮又不刺眼,望著一切的眼神如夜空般溫柔的包容著一切,永遠透著溫柔與堅毅,用不會灼傷人的溫度溫暖著人心。


啊……又到了這個時候啊。


少年看著飄落在手掌中櫻花,腦中驀然閃過一抹熟悉的身影,那雙總是帶著自信堅定眼神的主人。少年的思緒隨著那抹出現在腦海中的身影逐漸飄遠……




帶著強烈心願拼好千年積木的瞬間,發出一陣強烈刺眼的光芒讓他閉上了雙眼,那時的他還不知道那個會影響他一輩子的“他”出現了。


從那之後,自己時不時會消失片段記憶,心底埋下了疑惑,從朋友口中漸漸知道“他”的存在。


第一次面對面的相遇是在與貝卡斯的激烈決鬥中。那時爺爺被對方卑劣的用千年眼把靈魂封存進卡片中,一定得要打敗貝卡斯,救回爺爺。


就在決鬥對“他”不利時,他們在心房中相遇了,聯手帶著堅定的心情打贏了那場決鬥。


他永遠記得在那雙暗紫色的眼眸中燃燒著不滅的堅定與自信,是如此撼動著自己的靈魂,雖然他與“他”有著相似的外型,可是“他”擁有著自己所沒有的重要東西。


就在那時,他開始想要追上“他”的身影,堅定的追隨著“他”的背影努力前行著。




在與貝卡斯的決鬥結束之後,得知了“他”是個隨著千年積木拼湊完成後出現的,沒有記憶與名字的存在。


從那時起他開始呼喚“他”,「另一個我」,或許是因為相似的外型,又或許因為是無可取代如半身般重要的存在。


另一個我存在於自己的心房中,擁有著自己存在的房間。


踏入那間房間時只感覺冰冷與迷茫襲上自己。都說心房是反應自己心靈的存在,他深刻的感受到那深埋在靈魂中無盡的冰冷與對於自身的無數迷惘。


房中存在的龐大迷宮就像他遍尋不著的記憶與未來,盡管努力的去尋找,也找不到真正的自我。


在那個晚上,他們許諾下彼此的未來。




「我想永遠與你在一起,就算我的記憶不恢復也沒關係。」


那雙總是銳利的暗紫色雙瞳漸漸消融去冰冷,浮現出溫和如流水般的目光,包含著無盡的浩瀚星空,專注的望向自己說著。


低沉柔和的聲線加速著胸膛中的鼓動,克制不了。


「我也想永遠…我把我的記憶全都給你……」


覆在雙手上的溫度帶著冰涼,就像他心房的溫度一樣,可是自己卻覺得溫暖,就像冬日的暖陽般,從接觸交疊的雙手緩緩流向身體,在心底深處流淌著。


那是自己所接觸過最溫暖的溫度。




隨後三神卡與七個千年神器的出世,讓另一個我找回了自己的記憶與重要的名字,一切都已明朗。


原來他是三千年前已經逝世的法老王,還有在儀式前一夜知道的自己必須背負起的責任。


自己必須親手送走那抹帶給自己無數快樂的靈魂,那無數個日夜陪伴在自己身旁的溫暖存在,那無可取代的重要半身…


眼前瞬間炸開如濃墨般的黑霧侵蝕著自己的視野,胸膛中鼓動的心跳彷彿像被千根針刺般疼痛。他忍不住伸手緊抓著胸前的背心跪在地上劇烈喘息著,卻彷彿像吸不進氧氣般全身都劇烈疼痛。


事實殘忍的讓他忍不住從那雙明亮的淡紫色眼瞳中蘊起水霧,眼中的溫柔被痛苦所取代,漸漸成型的淚水終於承受不住重量從眼眶中滑落,順著稚嫩的臉龐滴落在高貴的絨毛地毯上,轉順就被吸收殆盡。


就像他的痛苦一樣,沒有人會看見。




結束了儀式,他親手送亞圖姆去那個沒有他存在的地方。


他看著那總是在身旁陪伴著自己的溫暖身影漸漸走進光中沒有回頭,藏藍色飄揚的披風就像蒼鷹展開的雙翅帶著亞圖姆回歸冥界。




「欸…?」


臉上冰涼的觸感讓少年發出一聲疑惑的音節,隨即伸手撫上自己的面頰。


原來不知何時起少年臉上已佈滿無數淚痕。


心臟還沉浸在回憶中強烈鼓動著,眼前的視野漸漸模糊,少年忽然想起那最後的話語。


“你有著名為溫柔的堅強。”


溫暖低沉的嗓音彷彿在耳旁清晰的響起,少年抬手擦去不斷落下的晶瑩淚珠。


是啊。


少年臉上再次浮現出那抹熟悉的溫和微笑。


「夥伴。」


從身後響起那熟悉溫柔的嗓音,少年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轉身,從模糊的視線中看到了那抹溫暖的身影逆著光朝他走來。


少年臉上綻放出發明媚奪目的笑容,邁開步伐往那抹身影快速跑去。


“我們”的故事現在才要從光中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