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了一嘴血

藍☆神☆廚

×YGO雜食向×(<-重點)-主推暗表/海表/十蟹/蟹十,TAS組是心頭好。
偶爾推薦會有其他cp,慎fo,謝謝。

目前補番狀態-不產出
遊戲王DM ✓
遊戲王GX (進行中)
遊戲王5D'S ✓
遊戲王ZEXAL
遊戲王ARC-V
遊戲王VRAINS

 

[暗表]如夢似幻

海星生日快樂!!!

ooc有、病句有、渣文

--------------


「給我停下!」

男人的怒吼與凌亂響起地腳步聲在通道中迴響著,打碎原本的寂靜。男人看著那擅闖遺跡的背影,用力握緊拳頭加快速度。

跑在前方的青年靈活地閃避著各種致命陷阱,繼續快速往前方移動。男人看著青年前進的方向,瞬間知曉對方的目的地。他憤怒的咬緊牙關,帶著部下繼續追趕著青年的身影。

在經歷不短的路程後,男人視線中映入前方嚴重崩塌的地段。道路中間橫著一條深不見底的裂縫,裡面一片漆黑而且離對面有著挺寬的距離。看著前面還在持續奔跑做最後掙扎的背影,男人冷笑出聲。

「乖乖束手就擒吧!」

然而,後面的追兵沒有看到青年臉上依然遊刃有餘的神情。那雙緋紅的明亮雙瞳燃著不滅的堅定,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自信的弧度。

他從腰間抽出匕首,蜜色結實的手臂反手一甩,刃尖劃破空氣發出一絲細微破空聲,狠狠刺入斜前方牆面。

青年轉往斜前加速衝去,一腳踏在地面邊緣縱身一躍──藏紫披風在身後瞬間划出一道優美的線條。

只見青年伸出腳尖點上刀柄,借力後迅速轉前再次躍起,直接快速越過崩塌地帶,安穩落地繼續向前跑去。

看著那矯捷的身手,男人簡直嚇傻了。不過他並沒有漏看那一瞬間擺盪出青年背影的黃金金字塔,若不是那被牆面燭火反射出銳利的金屬光澤,自己根本就不會注意到。

這下有線索就好查了,雖然不知道對方目的到底是什麼,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緊阻止對方的一切行為。

男人皺起眉頭看著已經消失在通道盡頭的身影,轉身對部下發出命令。

「從另一條追!」

甩開那些緊追在後的守衛,亞圖姆看著眼前岔開的通道比對起記在腦海中的地圖,繼續往遺跡深處跑去。在側身閃避最後一枝猛然襲向自己的箭矢後,亞圖姆看向不遠處的墓室入口。
裡面一片漆黑沒有任何光芒,宛如猛獸般隨時準備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尖利的獠牙,將人一擊斃命。


在連自身都看不清的黑暗中,還要面對隨時襲向自己危機四伏的陷阱,或許下一秒就會在此殞命?

亞圖姆深知這一切,然而並不害怕。

因為心中有著無法動搖的堅定信念,不斷支持著腳下前進的步伐,讓一切都無所畏懼。


亞圖姆毫不猶豫的踏入墓室,在瞬間繃緊全身肌肉準備閃避襲向自己的致命陷阱。但出乎意料的是,沒有任何因為闖入而啟動的機關,取而代之的是從牆上接連燃起一盞盞燭火。澄黃搖曳的光線瞬間劃破一室黑暗,照亮這間異常寬闊的陵寢。

墓室四周牆面雕刻著無數作工精細的美麗浮雕搭配著玄奧的文字昭示出異族的神秘信仰,而地上則凌亂散落著無數不知年代但價值不斐的各式珍貴物品,眼前的景象是如此吸引人的目光、足以讓任何人瘋狂。

但亞圖姆並沒有分出多餘的注意力去關注那些,僅僅掃過一眼就望向他此行的目標。

墓室正中央不知為何崩塌出一個巨大黑洞,裡面的幽深與黑暗吞噬著一切光芒宛如地獄深淵。

亞圖姆邁開步伐同時警戒著有可能會突然襲向自己的任何東西。鞋底叩擊地面發出清脆的噠噠聲,在這間充滿著死亡氣息的墓室內響起。待亞圖姆走至邊緣時,他停下步伐垂首打量著眼前的黑洞。

牆上的燭火映照在他緋紅的雙瞳內耀出璀璨的微芒,就像那美麗精緻的頂級紅寶石。他微微垂下眼瞼遮掩了目光,臉上的表情讓人難以猜測他此時的想法還有心情。

在那瞬間,室外通道內再次傳來怒吼與嘈雜聲離亞圖姆所在的墓室非常接近,讓他拉回了思緒。

亞圖姆露出一個半嘲諷半自信的笑容,蜜色手臂一揮,藏紫披風在身後揚起時腳尖往地面一蹬,輕盈的跳下那無盡的深淵。

等到男人趕來時,只見到一瞬間在空中飄揚的藏紫披風,隨後迅速被那黑洞吞噬殆盡。

男人在門口停下步伐,憤恨的看向墓室正中央的黑洞,彷彿這樣就可以看到那讓自己如此狼狽的身影。咬緊的牙關讓他從口中嚐到些微血腥味,那有著美麗淡綠的雙眼此時佈滿了猙獰的血絲。

身後的部下沒有一人發出聲響,他們就安靜的站在男人身後,徬徨不安的感受著男人滔天的怒意,生怕下一個遭殃的就是自己。

男人緊握的雙手此時正往外不斷滴著血珠,砸落地面綻放出一朵朵鮮豔的血花。他在轉身同時發出低沉的嗓音,滿含憤怒與不甘的命令部下。

「收、兵。」



******************


「祝遊戲生日快樂!」

禮炮拉響的聲音與友人的祝賀混雜在一起,遊戲撥開散落在自己身上的彩帶露出開心的微笑。

友人們嚮往的未來都不相同,他們常常分散在世界各地,大家要同時聚在一起相當的困難,這也讓遊戲格外珍惜與他們相處的每分每秒。

「遊戲,」杏子伸出食指靠在臉旁,露出嬌俏可愛的表情,「20歲的願望可是非常靈驗的喲!」

「沒錯!沒錯!」本田附議的點著頭。
「欸~?」城之內一邊發出驚訝聲邊從盒子取出蛋糕放在桌上,同時表達著自己內心的疑惑,「為什麼啊?」

杏子看向長大後依然個性憨傻的城之內,忍不住握起拳頭敲在他頭上,希望這可以幫助他腦袋靈光一點。

「因為20歲是第一個成年的生日啊!」

「嘶~~~」委屈的摸著瞬間無辜遭難的頭,城之內忍不住發出抱怨,「杏子啊,怎麼你去美國後還是那麼暴力?」接著撇撇嘴小聲的說,「……會嫁不出去的喔。」

「你!!!」

瞬間開啟鬥嘴模式的兩人彼此激烈的唇槍舌劍互相攻擊著。當然,都是些無傷大雅的有趣話語與當年的糗事。
一旁的御伽與本田走過去溫和的勸說著兩人,結果也在瞬間被拉進戰局。

看著與以前一樣充滿朝氣與滿滿活力的朋友們,遊戲開心的笑了出來。

真好,大家邁向未來的同時,友情依然沒有變。

就像當年他們畫的微笑圖案一樣,雖然在手上消失了,卻永遠深藏在各自心底,好好保存著。

友人們停下吵鬧彼此對視著,忽然同時笑了出來。

溫馨的氣氛瞬間填滿這間不大的客廳,也填滿了大家的心中。

遊戲漾出柔和的眼神看著朋友們,忽然腦海迅速閃過一抹熟悉的身影讓他愣住,心底瞬間浮出淡淡失落感。

終究…還是少了一個……

遊戲打起精神迅速把不該出現的情緒從心底掃出,他從沙發起身走去廚房同時對朋友們說著。

「我去泡茶!」

調整好心情後,遊戲端著茶回到客廳放置在一旁小茶几上,方便朋友們取用。他坐回沙發上看著桌上已經插好蠟燭的精緻蛋糕露出一抹柔和的微笑。

友人們在他入坐後便趕緊關燈點起蛋糕上的蠟燭,拍著手唱起那大家都熟悉的生日快樂歌。

繚繞在耳邊的專注歌聲雖然不是什麼天籟,但裡面包含著滿滿的祝福心意,遊戲感覺得到。他覺得有些害羞便收回看著朋友們的視線轉而看向桌上的蛋糕。

蛋糕精美的像是出自名店,而上面插著20形狀的可愛蠟燭,而蠟燭上燃燒的火光微微搖曳著,好像隨時都會熄滅。但卻堅強的在黑暗中努力的釋放出他微弱的光芒試圖照亮一室黑暗,遊戲看著那微弱的火光有點恍神。

「許願!!」

朋友們歡樂的吵鬧聲讓遊戲瞬間回神,他雙手交扣閉上雙眼,虔誠的在心底許下願望。

希望大家都能像今天一樣永遠快樂,努力邁向未來的同時也可以常聚在一起。

遊戲睜開雙眼,淡紫色的眼瞳映著火光,就像那人眼中燃燒的不滅自信。

他俯身吹熄了蠟燭。


***************


陸續送走朋友們後,遊戲摸著自己吃得很漲的肚子決定出門逛逛消食,他順手撈起桌上的鑰匙僅著一件單薄的襯衫轉身就出門了。

吹拂過身體的夜風帶來一絲絲涼意,卻不覺得冷。遊戲隨意的走在繁華街道上享受著難得的悠閒。
陸續擦身而過的人群帶著各種表情,開心也好、憤怒也好、悲傷也好都充滿了蓬勃的生氣。

感受著各種不同的心情,遊戲卻有那麼一瞬覺得自己彷彿被排斥在外。為什麼會這麼覺得他自己也說不清,心底充斥著莫名的情緒。

垂下眼瞼半遮著淡紫色的雙瞳,好像逃避似的加快步伐,遊戲現在只想趕快離開這裡。瞬間,腦海飛速閃過友人的話語。

“遊戲,不要讓自己那麼辛苦。偶爾也該放鬆緊湊的步伐,不然累倒就得不償失了對吧? ”

“剛好小山丘那邊的櫻花開了,去看看吧?”

城之內關懷的說著。

當時自己還笑著搖搖頭覺得他太擔心多想了。雖然目前的生活很忙碌,每天忙的像個不停打轉的陀螺,卻過得非常充實。

但是現在心底充斥的莫名情緒與友人擔心的目光交雜在一起,讓遊戲感覺有點鬱悶,彷彿什麼東西梗在胸口般。
默默嘆出一口氣。

或許真的是把自己逼得太緊了吧……

遊戲轉身朝著小山丘的方向邁步而去。


尋著記憶中的小路來到友人說的地點,映入眼簾的景象讓遊戲忍不住瞪大雙眼發出讚嘆聲。

無數美麗的星子在濃墨般深沉的夜空中閃爍著,發出耀眼卻不刺目的光芒。而其中有一輪皎潔的明月溫和的灑下朦朧微芒,映照在山丘盡頭的巨大櫻花樹上,而現在正是綻放時節。

隨著輕輕吹拂的夜風,櫻花瓣緩緩的從樹上飄落,落在清脆的草地上驚擾了棲息其中的螢火蟲,螢火瞬間佈滿這個小山丘。

如夢似幻。

看著眼前的景象,感覺心中所有的鬱悶都在瞬間一掃而空,遊戲臉上露出柔和的笑容。

這種美景在都市區是絕對看不到的,一定是有人默默的照護著這個地方吧。

帶著感激的心情,遊戲放輕腳步來到櫻花樹後靠著筆直的枝幹坐下。

山下的城市在黑暗中接連亮起一盞盞霓虹點綴奢華的氣息,月光在四處林立的高樓灑上柔光像是為他們披上一層舞娘的薄紗,而行走在街道上人們發出各種喧嘩與車水馬龍的聲音迴響在這座水泥叢林裡。

這種景象也是美,但是是截然不同的美。
一種是寧靜安詳、一種是熱鬧繁華,喜歡的人各有不同,喜歡的理由也不盡相同。


遊戲就這樣靜靜的望著下方美麗的都市背靠樹幹坐著,櫻花被夜風吹拂輕輕飄落到身上,四周伴隨著翩翩起舞的螢火,遊戲感覺自己的內心前所未有的平靜。

五光十色的霓虹映入那雙清澈的淡紫色雙瞳不斷閃爍著,彷彿從他眼中便可看見整座城市,那麼絢爛。

歲月靜好。

但……現在的你,過得好嗎?


腦海中再次浮現那抹熟悉的身影,但這次就任由他駐足在那,遊戲放空思緒一邊回憶著今天發生的種種事情,彷彿就像對方陪著自己渡過般。

在回想到朋友們幫自己舉辦的生日宴會時,遊戲瞬間想起當時並沒有問過對方的生日,畢竟以往他們都是一起過的。

那就當還是同一天吧。

遊戲雙手交扣閉上雙眼,心中滿含虔誠。


另一個──不、亞圖姆,

祝你生日快樂,也祝你一切順利安好,
希望我的祝福能傳達給你,

伴你前行、無所畏懼。

遊戲保持著姿勢緩緩睜開雙眼。

那雙淡紫色的眼眸中蘊含著滿滿的溫柔,嘴角微微揚起,神情是如此的虔誠如此的柔和。

你的願望跟祝福,

我都確實的收到了,

「夥伴。」


視線瞬間模糊,遊戲瞪大雙眼轉頭望去……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