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了一嘴血

藍☆神☆廚

×YGO雜食向×(<-重點)-主推暗表/海表/十蟹/蟹十,TAS組是心頭好。
偶爾推薦會有其他cp,慎fo,謝謝。

目前補番狀態-不產出
遊戲王DM ✓
遊戲王GX (進行中)
遊戲王5D'S ✓
遊戲王ZEXAL
遊戲王ARC-V
遊戲王VRAINS

 

[暗表]星光

ooc、病句、角色死亡有、架空
串場的螃蟹與5ds、邏輯死
缺點很多,能夠接受再下拉,謝謝。

----------

武藤遊戲是在一陣呼喚中醒來。

睜開雙眼,近在眼前的人有熟悉的面容、熟悉的嗓音。還來不及驚訝,腦海傳來的鈍痛就讓遊戲無法集中注意力,他痛呼出聲,伸手撫上不斷突突漲疼的腦袋,而在同時,他也發現自己是在那個人的懷抱中。

「為什麼……」遊戲試圖詢問出聲,但莫名的疼痛再次擾亂他的思慮,就像有人在他腦海中正不斷的拉扯、爭吵,充斥著痛楚與雜音,其中還有對於眼前人的疑慮。

自己…當年應該送走了他,為何還會出現在現世?

沒有任何頭緒,一切都顯得非常莫名。他只能伸手緊緊抓住那人身上披掛的藏紫...

 

[暗表]獵人與魔女-中後

ooc有.各種語病.凌亂的視角

各種奇怪的缺點.些微的血腥描寫.架空

邏輯死亡.故事需要的暗黑系劇情

然後打完這篇我還是不能確定下一篇能不能結束....

最近打文苦手,下一章也不能確定打完的時間...


能夠接受在往下拉~ 

謝謝


上篇 中篇

----------------------


06

身體冒出的暗元素越來越多了。

可是如果不能使用…那對目前的我們來說也是毫無意義的。

但是擁有這樣的結果,最高興的莫過於那群“辛勞”的研究人員吧。

而從當初進來的那刻,其他的自然元素便再也沒有感應到了。或許是他們在這個建築施加了甚麼魔法吧?看來為了不...

 

[暗表]獵人與魔女-中

ooc有.各種語病.凌亂的視角

各種奇怪的缺點.些微的血腥描寫.架空

邏輯死亡.故事需要的暗黑系劇情 <-因為這個我不敢打暗表tag了

如果接下來的劇情後篇塞不下

或許再這之間會多個-中後篇?

補充:裡面鍊金部分是唬爛的.還有部分借用了"零系列-月蝕的假面"的設定


能夠接受在往下拉~ 

謝謝


上篇 中後篇

----------


之後,他盡量避開了與遊戲可能的相處。他知道自己這樣的心態不對,武器的改造也因為自己的心情影響遲遲無法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他也覺得煩躁。

亞圖姆從椅子上起身,步出房間走向圖書館。...


 

[暗表]獵人與魔女-上

ooc有.各種語病.凌亂的視角

各種奇怪的缺點.些微的血腥描寫.架空

邏輯死亡


能夠接受在往下拉~ 

謝謝


中篇 中後篇

----------


亞圖姆——

王座上的女王殿下啟唇喊道。陽光從她身後的窗戶照進寬闊的殿堂中,灑在她身上,那身點綴著飾品的華美衣裙隨著她的坐下,過長的部分被拖曳在地上反射出點點金光。她頭上精緻的皇冠代表了她的身分—不容人質疑的權利與威嚴。

被呼喊到名字的男人從旁走出,他自充滿陰影的廊柱旁步向殿堂中間的紅毯上,明亮的光線照亮他英俊的臉龐、還有那對於自身的自信神情。他面向女王單膝跪下等候命令。

這是最後一個了——...

加油吧!少年!(番外)


朝日暗表組(魔王x小朝)

ooc有、架空世界、童話風?

每到番外就崩壞、搞事…

番外崩壞系列?


上篇   中篇   下篇

-----------------------------


其實魔王一直對一件事情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為什麼小朝那麼堅持的想要打敗他呢?


他在王座上認真的思考著這個問題。


然後很剛好的,小朝來了。


看著那不知來找自己挑戰過多少次都失敗但還是很堅持的小朝,魔王走下王座步向小朝來到他面前。

看著眼前帶著堅定神色的淡紫色雙瞳,魔王終於忍不住開口。


「為什麼那麼堅持的想要打敗我呢?」


「因為我相信打敗了魔王,我就會交到朋友了!」


眼前的貓族少年認真的這麼說著。魔王雖然不理解這跟打敗他有什麼關係,不過這不能阻擋他覺得這很可笑的念頭。


於是魔王挑起眉抬高了下巴對小朝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雖然不能理解你的腦袋中到底裝了什麼。不過朋友?太可笑了吧?那有什麼用?」


「你根本不懂!!」


隨著大聲反駁的話語,身體忽然被小朝用力推開,魔王往後退了半步保持住身體的平衡後抬頭看向對面的少年。


只見眼前的小朝用力握緊了雙手,臉上帶著怒氣,以往總是清澈美麗的淡紫色雙眸泛著些許水霧。


魔王錯愕的停頓一瞬後馬上回神,正準備上前時,少年已經轉身跑走了。


魔王看著那道背影,伸出手正打算開口說什麼時,樓上傳來了笑聲。


魔王不悅的皺起眉看向那在二樓亞圖姆懷中的遊戲。此時的遊戲正抬起手擦拭著那因為笑得太開心而流出的生理淚水,然後看到魔王抬頭看他,遊戲似乎又想到什麼似的“噗”的一聲又笑了出來。


不過這次他顧及了魔王的顏面,遊戲轉身把臉埋進身後亞圖姆的胸膛中忍著笑。不過魔王還是看到了遊戲那背對著自己的身影正微微的上下一聳一聳著。


魔王挑起眉看向他的父親亞圖姆,不過亞圖姆連一個眼神都沒分給他。他正忙著抱主動投懷送抱的遊戲,一隻手輕輕的撫摸著遊戲的貓耳,一隻手趁著遊戲沒注意時偷偷的上下不規矩著。


魔王覺得他X的他快瞎了,這對隨時隨地散發著快要發情氛圍的雙親是怎麼回事。


當然,他才不會說出口。

魔王繼續保持著他的面無表情。



終於笑完了,遊戲轉過身再次擦拭著笑出來的淚水,收起了笑容認真對著魔王開口說道。


「不愧是亞圖姆的小孩,跟當初的他真像呢。」


遊戲沒有解釋相像的到底是什麼,唇角勾起一抹笑又繼續開口。


「魔王。那個孩子的一切都跟你不同,你要用這裡去認真看他、理解他。」


看著面色嚴肅的遊戲伸出了他纖細的食指指向心臟的位置,魔王感覺腦袋好像罷工似的,遊戲說的每個字他都懂,怎麼連在一起之後就那麼難以捉摸了。


遊戲看著魔王難得呆滯的面容輕笑出聲,低聲說了些什麼。太小聲了,魔王皺起眉頭還沒來得及聽清便見遊戲拍開了亞圖姆那雙不規矩的手,同時對他擺了擺手留下一句話就勾起了嘴角悠閒的晃起尾巴走掉了。


「去找亞圖姆諮詢吧!他可有經驗呢。不管哪方面。」

「…………」

「…………」

被留下的兩個人無言的對望著。


最後亞圖姆無奈的嘆出一口氣對著魔王招手便轉身走進房間。


魔王看著亞圖姆走入房間的身影,思考片刻後便邁開步伐往樓梯走去……


**********************


從房中出來的魔王覺得自己好像開啟了一扇新大門,一切都有了解釋。


他覺得自己可能愛上那個嬌小的貓族少年了,儘管這很不可思議。因為不管從哪方面來說,小朝都不符合他的擇偶條件。


魔王輕輕閉上了雙眼。


想要朋友嗎……?


魔王站在原地思考了很久也沒有想出應對的辦法,對於自己的感情與小朝的願望。


魔王輕嘆口氣,決定先回房間,就在他正準備邁步的同時,忽然從身後出現一個黑洞把他吸了進去。


「!!」


***********************


「……唔!」


隨著墜落的力量,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便摔到了地上。魔王閉上眼發出了一聲短暫的痛呼聲。還沒思考發生了什麼,從旁傳來的驚呼聲讓他睜開了雙眼看過去。


「oh my god!yugi!快看!這不是那個邪惡的朝日版嗎?而且他頭上還有耳朵跟尾巴。喔!這性感的裝扮使我興奮!」


魔王憤怒的拍開在自己狼耳上放肆的手,從地上起身。眼前映入的一切都跟自己的世界完全不同,還有眼前的這兩人……

魔王皺起了眉頭。


「嘿!yami!收起你腦中一切猥瑣的想法,他很明顯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人好嗎?」


「這樣不是正好。他說不定會想跟異世界的人過一個“性~感~火~熱~”的夜晚。」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是個變態的基佬嗎?」


「喔~ yugi!這是我聽過最好的讚美了!不過你還要加上“世界上最英俊帥氣”才對。而且你也很喜歡我的變態不是嗎?你昨晚是多麼熱情的夾……」


「閉嘴!yami!」


魔王看著眼前跟自己雙親長得相似的兩人開始鬥起嘴來,覺得有點無力,他想轉身就走,但從剛剛的話語中兩人似乎認識自己。他確定沒有見過對方,出於疑惑,他決定在等一下看看。


於是魔王雙手環胸的站在原地看著眼前的兩人鬥嘴,直到他們盡興了,魔王才開口。


「你們見過我?」


眼前的兩人似乎想起了魔王,同時轉頭看向他。


「yugi ,他好像不是那個朝日版,他看起來…嗯…沒有那麼邪惡?性感多了。」


yami伸出了舌尖舔過下嘴唇,同時瞇細雙眼,在那雙深紫色的雙瞳中閃過一瞬精光。


「該死的、法老、真是夠了!」


yugi氣憤的對yami大吼了一聲,隨後看向魔王回答了問題。


「不。只是長得很像而已。」


魔王聽完眼前這個叫yugi的人回答後,挑起了眉伸出手準備施放魔力順移,卻驚訝的發現,他的魔力在這個世界無法使用。魔王皺起眉思考著。


「嘿~ yugi你看,他一定正思考要不要跟世界上最帥氣又俊美性感的我火熱的渡過一個性感美好的夜晚呢!」


這次yugi沒有說話,而是以行動回答。只見他掏出板手迅速往yami的膝蓋用力敲過去。


「…………」


看著眼前的暴行,魔王覺得自己該收回之前的想法。眼前的這兩人跟自己的雙親完全不像。


「你……」


yugi收起了板手轉身面向魔王,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又停住了。


「魔王。」


魔王面無表情的開口告知自己的名字。


「嗯,好的,魔王。你怎麼會來到這裡呢?我的意思是…你應該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吧? 畢竟你的耳朵跟尾巴看上去不像假的。」


魔王聽完yugi的問題後,挑起眉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抖了抖頭上的狼耳。


「我的確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認真想想?做過什麼之類的?還是吃了什麼?」


魔王垂下雙眸開始認真思考著。他忽然被自己腦中閃過的想法嚇到,他平靜了一下心情後,對著yugi開口。


「來這裡之前,我正想著一些問題。」


「說說看?說不定這就是問題癥結點呢。」


yugi對魔王露出了一個鼓勵的笑容。


魔王皺起眉,他覺得這很不靠譜,而且他並不喜歡對別人透露自己的想法或心情。不過好像也沒別的辦法了?


只能試試看了。


魔王鬆開緊皺的眉頭嘆了口氣。


「我發現我好像愛上了一個人,他並不知情。而且他是個孤獨的人,他想要朋友而……」


就在魔王話還沒說完,跪在地上的yami忽然抬頭發出了低沉的笑聲截過話語。


「呼哈哈哈哈,給他一個永生難忘的夜晚,不就變成炮、友了。這樣愛情跟朋友都有了。」


「…………」

「…………」


就在魔王看著yugi再度掏出板手要敲向yami的另一邊膝蓋時,熟悉的感覺從背後傳來。


「…………」


他只遺憾沒有看到yugi敲碎yami的另一邊膝蓋。


***********************


隨著再次下墜的力量,這次魔王很快的調整好墜落的姿勢。等他安全的落地後,他以為會回到原本的世界,可惜周遭的景象跟人都顯示著他的想法有多天真。


好吧。至少他知道癥結點在哪了。


魔王看向身前正驚訝的望著他的兩人。又是兩個跟自己雙親很像的人…魔王隨後迅速的收回這個想法,畢竟經歷過上個世界的事情,他決定不要那麼早下定論。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如你所見,我是異世界的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穿越過來,長話短說,只要你們回答我的問題我就可以回去了。」


魔王對著身前的兩人說道,順便隱蔽的打量了一下他們的服飾,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兩個男的穿著那麼短的……短裙?
身上還帶著那麼多金飾,這個世界的人真是……


「說吧。」


「亞圖姆!」


忽然響起的話語打斷了魔王的思緒,魔王驚訝了一瞬,眼前這個人不只言行舉止像自己的父親,連名字都一樣。


「沒事的夥伴。」


只見眼前的“亞圖姆”伸手安撫的摸著那個長得像生父的人。


魔王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象忍不住挑起眉開口對著“亞圖姆”身旁的人問道。


「你該不會叫遊戲吧?」


「咦?你怎麼知道?」


只見“遊戲”驚訝的瞪大雙眼看向自己,而亞圖姆則挑眉警戒的望了過來。


好吧。眼前的“遊戲”跟“亞圖姆”與自己的雙親還是有些微不同的。自己的生父不會對父親跟自己以外的人露出那麼可愛的表情,而父親不管對什麼一向都是很有自信的,對於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


「……一言難盡,我直接問出我的問題。」


“遊戲”好奇的望著魔王,而“亞圖姆”則強硬的把“遊戲”攬入懷中後對著魔王點了點頭。


「我發覺我好像愛上了一個人,他不知情。而他從小就是個孤獨的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以為打敗我就會實現願望,他很想要朋友。」


魔王很高興這次終於沒人打斷他了。


「我相信你會需要這個的。」


“亞圖姆”說完便掏出一張卡片遞給魔王。魔王伸手接過的同時,身後又傳來了熟悉的感覺,他還來不及查看就趕快先收好了那張卡片。


最後映入視線的是“遊戲”似乎看到了什麼,漲紅著臉用力推開“亞圖姆”轉頭跑掉了。


而“亞圖姆”則大喊著「夥伴!!」追了上去。



**************************


安全落地後,魔王不用看也知道回到了原本的世界,熟悉的魔力波動一陣陣襲來。

魔王站起身從口袋拿出了那張卡片。


《融合》
下面還有看不懂的內容。


魔王深深的感受到一種無力感,儘管他看不懂卡片上的內容,但光看名字他也知道了“亞圖姆”想要傳達給他的意思。


他錯了,“亞圖姆”跟他父親一點都不像。(你確定?)


不過竟然異世界的兩個人都是這麼表示的,一定有他的道理,魔王覺得自己應該試試。


施展起魔力,隨後魔王便邁步消失在空氣中。


*************************


小朝看著忽然出現在自己家裡的魔王,驚訝的瞪大了雙眼,隨後又想到了什麼似的迅速偏過頭不看魔王。


「小朝。」


「……」


看著還在生氣的貓族少年,魔王走到了小朝面前強硬的抓著他的下巴讓他面向自己。


看著小朝驚訝的神情,魔王微瞇起雙眼盯著小朝。


「我愛你。我只說一次。我會努力去理解你,而且一直陪伴在你身邊。你只要有我就夠了。」


「誒!?」


聽著魔王莫名其妙的忽然告白,小朝瞬間漲紅了雙頰發出了驚呼聲。可是魔王那雙艷色紅瞳中的認真告訴他這不是玩笑,這讓小朝手足無措。


「你不愛我沒差。反正愛跟理解都是做出來的。」


魔王專心的對小朝說著。


「誒!?」


小朝還沒消化完這些一條又一條爆炸般的訊息,便看到魔王俯身向他壓了過來。


「魔王!等等…」


「尾巴…別…哈嗯…」


「……」


從異世界取經回來的魔王成功的把小朝拐回了城堡,真是可喜可賀。

----------------------------


在那之後,小朝整整三天沒有理會過魔王,讓魔王吃盡了苦頭整天想著辦法跟花樣希望哄好小朝。儘管他的辦法有點惡劣,遊戲這麼表示。


「魔王大渾蛋!!」


加油吧!少年!(下)


朝日暗表組(魔王x小朝)

ooc有、架空世界、童話風?


上篇  中篇


-----------------------------


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呢?
時刻想看著他之類的。


今天的魔王依舊保持著他覺得舒適的姿勢斜坐在王座上,看著水鏡中的貓族少年散發著思維。


從那天少年忽然闖入城堡中開始,他每天都會過來這裡報到說著要挑戰自己,然後被自己扔出城堡,然後又燃起鬥志。


日復一日的重複著,魔王一點也沒有感到不耐煩或是厭煩的情緒,反而因此覺得愉悅,他自己都覺得神奇。


在這種每天都重複的模式中,魔王知道了貓族的少年叫小朝。


每當小朝那雙淡紫色的雙眼認真的望向自己,魔王心中都會升起一種自己都不知道的情緒。


但是,並不討厭。


魔王心情愉快的上揚起嘴角。



「誒~~~這是你新開發的惡趣味嗎?」


忽然從頭頂傳來聲響,魔王抬頭看向發出聲音的地方,便看到了他的生父遊戲悠閒的搖著那蓬鬆顯眼的白色尾巴靠著欄杆撐著頰低頭看著自己。


「你不覺得很有趣嗎?」


魔王看著遊戲,臉上勾起了一抹笑容。


「就這樣每天看著?」


遊戲微微側著頭看向坐在王座上的魔王發問著。不過在看到魔王那雙艷紅的眼瞳中閃爍著濃厚的興趣後便嘆了口氣。


「……算了,你高興就好。」


魔王看著樓上的遊戲晃著尾巴走回房間後,便把自己的目光移回水鏡專心的看著裡面的貓族少年。


只見小朝很難得的來到了熱鬧的市集採買著一些生活用品,稚嫩的臉上綻放著溫暖人心的微笑。


看著小朝臉上的笑容,魔王忍不住揚起了嘴角,感覺從心底冒出一股暖意在自己身上流淌著。


隨著小朝到處挑挑選選著,魔王艷紅色的雙眸透過水鏡一直認真的注視著那道嬌小的身影。


沒過多久,小朝便完成了採買,高興的搖著身後的尾巴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等等應該就又會過來了吧?


就在魔王心情愉悅的這麼想著的同時,水鏡中傳來的畫面讓他抿緊嘴角皺起了眉頭。


只見小朝在回家的路上被幾個人圍堵著,那幾個人伸手用力推向小朝害小朝跌坐在地,他們惡劣的大聲嘲笑著。地上粗糙的石子劃破了小朝纖細的雙手,流出了鮮血緩緩滴落著。小朝抬起了頭,原本清澈的淡紫色雙眸慢慢泛起了水霧,裡面盛滿了無助與痛苦。


一瞬間強大的魔力在大廳中化為實質的紅色濃稠霧氣四散著,魔王的心底湧出一陣陣暴戾的情緒。


這些雜碎!


魔王握緊拳頭從王座起身,踏步消失在空氣中。


而感覺到魔王強烈的魔力波動匆忙跑出房間的遊戲只來得及看見魔王消失在空氣中的背影,他站在原地不安的皺起眉頭。忽然,身後一雙褐色的強壯手臂溫柔的把他圈進身後那溫暖的懷抱中。


「放心吧夥伴。沒事的。」


溫柔磁性的低沉嗓音在耳旁輕聲安撫著,遊戲放鬆了全身的力氣靠向身後結實的胸膛,閉上雙眼輕輕的吐出一聲嘆息。



************************


小朝覺得今天的運氣很不好。


原本出來採買前還特地挑了會避開這些人的時間才出門的,沒想到還是遇上了。


身體被強硬推倒在地,小朝感覺地上的小石子劃破了自己的手帶來了痛感,他頓時覺得心裡很受傷也不解,他明明沒有對他們作過什麼壞事,不能做朋友就算了,為什麼還要這樣對待他?


心裡的酸澀忽然湧上,讓小朝的雙眼忍不住泛起淚水模糊了視線。


他忍著不讓淚水落下,抬起頭看向身前的人群正打算說什麼時,便感覺到一個溫暖的懷抱溫柔的抱住自己,小朝還來不及看清楚,就感覺視線一晃來到了熟悉的城堡中。


「沒事了。」


沙啞低沉的嗓音在小朝的耳邊溫柔的響起,小朝瞪大了雙眼認出這是魔王的聲音,在感覺到背上一雙溫暖的手掌不斷安撫的摸著自己,小朝終於忍不住伸手抱緊了魔王,埋在他的胸前大哭出聲。


飽和著滿滿委屈的哭聲迴響在城堡內,抱著小朝的魔王聽著耳邊傳來的哭聲,心底閃過了些微刺痛,他安靜的抱著小朝等待他發洩完情緒。


過了一段時間,哭聲慢慢減小變成了微微的啜泣聲,小朝緩緩的平復了情緒。在終於讓心情平靜下來的剎那,小朝忽然想到自己剛剛的行為跟現在還在魔王的懷抱中,尷尬的僵直了身子不敢抬頭。


感覺到懷中柔軟的身體一瞬間變得僵硬的魔王,低頭看向自己懷抱中的小朝忍不住開口嘲笑出聲。


「現在才覺得不好意思是不是太晚了?反應也太遲鈍了吧。」


此時,在二樓始終保持著絕對安靜偷看著大廳情況的遊戲跟亞圖姆很有默契的搖了搖頭發出了無聲的嘆息,轉身默默的走回了房間。


聽到了從頭頂傳來的嘲笑聲,從魔王懷中抬起頭的小朝,推開了魔王站起身,漲紅了臉用力的瞪向魔王。


「還太弱了啊!」


魔王面無表情對小朝說著,在看到那雙淺紫色的美麗雙眸重新燃起鬥志後,嘴角勾起上揚成一個好看的弧度。


魔王站在原地雙手環胸的看著小朝漲紅著臉轉身跑走的背影,發出了低低的輕笑聲。





「就這樣讓他回去不要緊嗎?」


原本認真吃著晚餐的遊戲忽然抬頭看向對面正在優雅喝湯的魔王,好奇的問著。


「呵呵。」


魔王放下了手中精緻的銀色湯匙掀唇發出譏笑聲,一抹精光從他血色雙瞳中瞬間閃過。


看著魔王的反應,遊戲挑起了眉,眼底染上了興趣,他笑著搖了搖身後的尾巴側頭看向亞圖姆。


而被遊戲這麼可愛的看著的亞圖姆,嘴角勾起了一個無奈又帶著寵溺的微笑對著遊戲輕輕點了點頭,便伸手覆上了遊戲頭上那對毛絨絨可愛的貓耳,溫柔的撫摸著。


遊戲臉上漾起了一個幸福開心的笑容,抬頭對著頭上的大掌撒嬌的蹭了蹭便又低頭專心吃飯了。


看著眼前又開始無視場合甜膩起來的雙親,心底那些不明的情緒又浮上了心頭。魔王靠在餐桌上撐著下巴,轉頭望向窗外皺起眉頭思考著,難得的任由思緒放空四散漂浮著。



***********************


太陽充滿朝氣的照耀大地,微風輕輕吹拂過森林中的花草樹木發出了“沙沙”聲響。


今天的魔王依舊面無表情的保持著他覺得舒適的姿勢斜坐在王座上,只是那雙艷紅的雙眸盯著門口,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


「魔王!我來挑戰你了!」


隨著照射進室內的光線,嬌小的貓族少年映入眼簾,耳畔響起他軟軟帶著堅定的聲音。魔王勾起了嘴角從王座上起身走向少年。


看著眼前的貓族少年用那雙美麗的淡紫色雙瞳認真的看著自己,魔王再次感受到從心底湧出的不明情緒佈滿了自己的心頭。


魔王對著眼前的貓族少年露出微笑,揪起了他的衣領隨後便兇惡的把他扔了出去。不過,這次他並沒有關上大門。


魔王轉身走回王座坐下,看著門外坐在地上撫著屁股跟尾巴的少年,他露出了愉悅的笑容,藏在身後的狼尾巴偷偷的左右晃著。


真是-------




愛死這種感覺了 ❤



加油吧!少年!(中)


朝日暗表組(魔王x小朝)

ooc有、架空世界、童話風?


上篇


用手機發文太痛苦了,都要用圖片什麼的……(掩面



-----------------------------


魔王從出生便帶著高貴的血統跟強大的魔力。


他的生父遊戲是有著貴族血統的緬因貓後代,而他的父親亞圖姆則是有著強大魔力的狼族之王,他們兩個相遇後相知相惜相愛結合後便有了他。


比起生父,魔王從父親亞圖姆身上遺傳的更多,例如狼族的特徵外貌跟埋藏在骨子裡那不可抹滅的野性還有那雙如鮮血般艷色的紅瞳,諸如此類太多了而他從遊戲那邊遺傳到的大概只有跟他一樣白皙的膚色了。


魔王一直是別人眼中欽羨的目標,不管是俊逸的外表優雅的言行舉止還是強大的魔力出生在貴族世家,都讓他從小沐浴在別人羨慕的目光中長大。

而他本人則對這些羨慕的目光不屑一顧。對他來說,他想要的生活不是這樣子,他的血液中渴望著自由,這是他的天性。


但,只要他還住在這皇城中,便要繼續遵守那些該死的規定該死的禮儀,去他的。


魔王以為他的一生大概就這樣了,直到某天他的雙親忽然通知他要搬去遙遠的森林中。


那瞬間他的心情是狂喜的,對於脫離這一切都讓他不悅的地方。但是他依然保持著冷靜的表情只對他的雙親點了點頭示意他知道了。


關於搬家的原因,魔王表示他才不管,他只要把他該收拾好的東西準備好就足夠了。



*********************


住在森林城堡中的日子非常悠閒且愜意,魔王不用在時時刻刻保持著優雅的言行舉止跟禮儀。他可以放任著自己的本性,例如偶爾用魔法捉弄住在附近村莊的人們恐嚇他們之類的。


雖然遊戲告知過他這樣的行為有點惡劣,不過他才不管。


他並沒有造成他們任何實質上的損失不是嗎?


想到這的魔王嘴角勾起了一個嘲諷的笑容輕笑出聲。


他坐在大廳王座上抬起手撐著頰放鬆身體斜靠著,同時翹起二郎腿垂著眸思考下一個“有趣”的行為。


忽然響起的開門聲跟映照進室內的光線打斷了魔王的思緒讓他回神。
他面無表情的保持著原本的姿勢看向那忽然闖入的不速之客。


一個嬌小的貓族少年。


看向他的時候他還顫慄了一瞬。真懦弱啊,魔王在心底豪不留情的嘲笑著,面上卻沒有顯露分毫情緒。


「請問你是魔王嗎?」


魔王聽到了貓族的少年開口詢問著,聲音就如他本人一樣軟綿綿的沒有半點氣勢。


魔王開始對他起了些微興趣,這麼一個軟弱的少年來這找他是為了什麼?


「是又怎樣?」


魔王挑起眉從王座起身緩緩走向貓族少年。隨著自己的靠近,貓族少年垂下了他的貓耳跟尾巴畏縮起身子似乎轉身想要逃跑。


魔王勾起嘴角露出嘲諷的笑容回答著,他雙手環胸站定在少年身前等著他轉身逃走。


「可以請你不要再為非作歹了嗎?」


嬌小的貓族少年沒有轉身逃跑,反而鼓起了勇氣挺起胸膛認真的看著自己這樣說道,魔王眼底閃過了一絲詫異,對於他預料之外的反應。


真是有趣的少年啊!
明明都害怕的顫抖了呢。


魔王發現自己越來越對眼前這個嬌小的貓族少年感到興趣,一股濃濃的惡趣味從心底強烈升起。


他泛起了一抹微笑揪住了少年的衣領把他丟出屋子同時開口說道。


「等你變得比我強再說。」


魔王順手摔回了大門關上便轉身走回王座。


他舉起右手微點在空氣中施放魔力召出了水鏡看著屋外貓族少年的反應,魔王的嘴角勾勒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坐回王座上。


來!讓我看看你能堅強的成長到何種地步吧?


看著水鏡中貓族少年那淡紫色眼底升騰的鬥志,魔王發出了輕笑聲。

加油吧!少年!(上)

朝日暗表組(魔王x小朝)

ooc有、架空世界、童話風?


封面圖片&靈感出自: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715656

謝謝這位ekk大大(跪坐

-----------------------------


小朝是個身材比其他同族還要顯得嬌小的貓族少年,他有著一頭紫黑相間的頭髮,幾縷金色耀眼的額髮柔軟的貼伏在臉旁。頭上頂著一對可愛的白色貓耳,身後還有一條柔軟細長的尾巴。


他稚嫩的臉上有著一雙清澈明亮的雙眼,瞳色是貓族罕見的淡紫色,當他開心的瞇起雙眼笑起來的時候,你好像可以從他眼底看見一片美麗的紫羅蘭花園,讓你忍不住沉溺其中。

可惜這些可愛的特徵並沒有為小朝帶來好人氣。


小朝的雙親早逝,他一個人孤伶伶的在父母留給他的小木屋中長大。他的家在郊區靠近森林,離最近的村子有段距離,所以除非必要他很少出門去村落。因為少跟人群接觸而養成了雖然獨立但卻膽小怯懦的性格。


因為這樣軟弱的個性,他一直受到村子裡其他同齡人的欺負。雖然感覺很受傷,但小朝的心裡一直認真的許著一個小小的願望。


(我希望交到可以一直陪伴著我、理解我的好朋友。)


不管何時何地,小朝都一直默默的在心底跟神明祈禱著願望的發生。



***********


今天是個晴朗的好天氣呢。


剛起身下床的小朝看著窗外溫暖照耀著大地的陽光開心的想著。他抬起雙手用力的伸了個懶腰,毛絨絨的白色尾巴在他身後悠閒的搖著。


做了個簡單的梳洗換下身上的星星睡衣,小朝推開木門走了出去。


陽光和煦的照在身上帶著暖洋洋的溫度,微風輕輕的吹拂過身體有著花草的香氣,小朝臉上漾起了開心的笑容。他轉身走向木屋旁的菜園蹲下身子查看著。


各式蔬菜幼苗努力生長著,有些看起來非常健康有些看起來奄奄一息,他伸手拔掉了附近幾顆剛冒頭的雜草,起身拿起了一旁放置的空木桶。


踏著輕快步伐的小朝提著木桶走在通往溪水邊的路上,陽光透過路旁大樹上的樹葉斑駁映照在林間小路跟小朝身上,看起來是如此的安寧美好。


經過一段不遠的路程,小朝來到了溪水邊。清澈見底的溪水在太陽的照射下反射著美麗的粼粼波光,偶爾還會從中跳起幾條頑皮的小魚馬上又落回水中。


小朝在溪水前蹲下身子,放下了手中提著的木桶。他低頭看著水面,雙手伸進了水中掬起一捧溪水輕柔的潑灑在臉上。
冰涼的溪水順著小朝稚嫩的臉龐滑落到地上還有些調皮的沾染在他額髮上反射著微光,他左右甩了甩頭甩掉這些水珠,尾巴在身後愉快的輕輕搖擺著。


忽然小朝頭上的貓耳顫了顫,他聽到了不遠的樹叢後傳來了人們細微的討論聲,這讓他一瞬間緊張的僵直了全身。


(欸你知道嗎?最近一直流傳的那個。)
(什麼?)
(聽說森林裡那個城堡搬近了一個為非作歹兇惡的大魔王啊!)
(啊!真是太可怕了!自衛隊沒有去抓捕他嗎?)
(聽說沒人有辦法呢,魔王的法力太強大了。)
(希望……)
(…………)


隨著說話的人漸行漸遠,後面的話聽不清了。


小朝鬆了口氣,緩緩放鬆了自己從剛剛一直緊繃著的身體。他在腦中回想著剛剛聽到的對話內容,一個大膽的想法從心底浮現。


如果我制止了魔王變成英雄,大家是不是就願意跟我做朋友了呢?


小朝在心中默默想著,便起身帶著堅定的目光往森林深處走去。

城堡位置他是知道的,小朝小時候常常跑去那邊玩,龐大且杳無人煙的城堡是他的快樂天堂。在那裡他可以盡情的探險玩樂也不用怕被其他小孩欺負,只是在雙親出事之後因為種種原因他就再也沒有去過了。


小朝從回憶中抽出思緒,他走在森林的小徑上認真思考著該如何讓住在城堡中的魔王不再為非作歹這個問題。
最後他下定了決心,先好好的跟魔王溝通,魔王說不定會聽從他的建議不再欺負其他的人。


想通了問題的小朝輕快的搖著尾巴來到了城堡門口,他抬頭看著熟悉又陌生的大門一瞬間有點怯步,不過為了心中的願望,他鼓起勇氣伸出雙手推開了那扇門。


沉重的木門發出了些微噪音,明亮的光線隨著被推開的木門照向陰暗的室內,小朝在踏入的瞬間看見了那隱藏在陰暗中坐在王座上的身影。


他右手撐著面頰靠在扶手上,雙腿優雅的交叉疊放著,那雙原本微垂的血色雙瞳此時銳利的看向自己。


小朝被那雙毫無溫度的雙眸盯住忍不住顫慄了一瞬,強壓下心中的畏懼鼓起勇氣開口問道。


「請問你是魔王嗎?」


柔軟的聲音迴響在安靜的城堡內,只見眼前的人挑起眉從王座上起身,帶著讓人覺得冰冷的目光走向自己。


「是又怎樣?」


小朝看著魔王勾起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走到自己面前開口回答剛剛的問題。在那雙血色雙瞳銳利的注視下,小朝忍不住縮起身子想往後退,但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又停下了後退的腳步,挺起胸膛認真的看向魔王。


「可以請你不要再為非作歹了嗎?」





---------------------------


唉…果然事情沒有自己想得那麼簡單


小朝揉著被摔疼的屁股一邊想著。


就在剛剛問完話後,雙手環繞在胸前的魔王挑起眉露出了一個俊美的笑容對著他說「等你變得比我強再說」,便兇惡的揪起他的衣領用力把他扔出來並且關上了大門。


至少他還是有希望的!


小朝心底燃起了鬥志從地上爬起來,他握緊了雙手堅定的看向城堡,身後的尾巴輕輕左右晃著。



------------------------


奇怪,好像看不懂自己到底寫了什麼(眼神死


標題應該改成 「加油吧!作者!」(掩面)


真糟糕……

暗表、ooc有、包含劇場版情節、部分架空


還沒看過次元黑暗面的朋友,請慎入


囉唆的作者前言:
很喜歡這個題材雖然是個短篇。
就算已經把文章打完了,那種餘韻還是一直繚繞在心底,想著如何把這篇更好的呈現出來。

心靈狀態:媽啊!困在這個腦洞出不去啦啦啦!(抱頭)

一直修修改改的,結果還是抵不過我的渣文筆(嘆
等以後更精進的時候,我一定會把這篇文撿回來重新再寫一次的!

最後,希望看完本篇文章的朋友們,有什麼心得或是建議請大方留言喲!謝謝您~(比愛心



請配合文章服用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780988

------------------------


「我說遊戲,其實也不用強迫自己把和那傢伙有關的記憶全部抹殺掉吧?」


「另一個我……」


回想起下午跟城之內的對話,遊戲嘆氣著放鬆自己一直緊繃的身子,靠向身後的櫻花樹緩緩坐下。
右手靠在屈起的膝上,遊戲抬頭望著佈滿星子的美麗夜空,放任腦中的思緒流淌著。


(強迫自己忘記嗎?)


但,正是因為一切都太過刻骨銘心才難以忘記。


一片一片的櫻花隨著緩緩吹拂的夜風四散飄落在地。
遊戲伸手拿出那和“另一個自己”一起組出的牌組緊貼在自己心口。


(不,已經不是“另一個我”了。)


遊戲垂下眼眸看著手中的牌組,臉上浮起淡淡哀傷。
只要閉上雙眼,當年和他一起經歷過的各種記憶鮮明的就像是昨天才發生一樣。


迷惘嗎?
當然有。
只是細節對錯根本無法說清,我們各自抱持著自己的理念站在了彼此的對立面。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遊戲睜開眼睛,一絲脆弱從他眼底快速閃過又歸於平靜。


(雖然迷惘著,但我沒有後悔。就算那是自己任性的選擇,但是這是對你最好的道路,我會努力貫徹到底。)


壓下心中莫名的悸動,遊戲把手中的牌組收好正要起身時,從頰上傳來的冰涼觸感讓他嚇了一跳。


「原來你在這,我找你好久了!」


杏子調皮的笑著從櫻花樹後走了出來,手上拿著散發絲絲涼氣的罐裝飲料對遊戲晃著,移步走到遊戲身旁坐下。


「謝謝。」


遊戲伸手接過杏子遞來的飲料開口道謝後便拉開瓶口喝了起來。


「還在想亞圖姆的事情嗎?」


聽著身旁忽然傳來的問題,遊戲差點被湧入口中的冰涼飲料嗆到。他把還未喝完的罐裝飲料放在身旁地上,漾起一個微笑看向身旁的杏子。


「不,只是懷念過程。」


杏子看著遊戲清澈的眼底透著平常的溫柔與堅毅。她抬起頭望向星空,美麗的景象映入眼簾。
一陣夜風溫和的吹拂過他們,杏子舉起手把幾縷被風吹亂的髮絲別到耳後嘆了口氣。


「對你來說,亞圖姆是什麼呢?」


遊戲驚愕了一瞬,垂下頭抿緊嘴角沉默著。

不是他不回應,只是他不知怎麼回答才好。


摯友?親人?戰友?還是什麼?他無法定位…
對方各種言行舉止跟曾經的一切都深深烙印在自己靈魂上,想忘記都是一種奢侈。
還有伴隨著回憶心底湧出的那股莫名情緒,他自己都摸不清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自己是最希望他回來也是最不希望他回來的人。


「抱歉。」


壓下心裡繁複的思緒,遊戲握緊雙手最後只吐露出這兩個字。


「不要緊,我相信有天你會找到答案的。」


杏子起身拍拂著身上沾染到的灰塵跟花瓣後伸手拉起遊戲。
兩人並肩走在美麗的夜空下,踏上回家的路途。


-----------------------


遊戲沒想到那天會來臨的那麼快,一切都如此措手不及。

經歷了連續的戰鬥,他已經沒有多少體力堅持下去了。


頑強的抽出卡牌,身體已無力再控制。隨著漸漸模糊的視線,遊戲心底湧出強烈的不甘與懊悔。


「大家…對不起……」

(對不起…亞圖姆…沒有保護好那重要的…)


意識徹底墜入黑暗前,遊戲感覺到身上傳來熟悉的感覺與氣息。那是如此的讓人安心。


他知道…他還是來了。


-----------------------------


等到再次擁有意識,看著周圍慢慢恢復原狀的世界跟人們,遊戲知道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金色粉末從空中緩緩落下,美麗的點綴著所有事物。他看向對面甦醒回到現世的熟悉身影,伴隨著急速心跳聲。對於杏子當初詢問自己的問題,心中已經有了明確的答案。


遊戲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看著那至始至終都溫柔注視著自己的亞圖姆,心底浮出暖意蔓延全身。


彼此對望著,就算沒有言語,也知道你想表達的是什麼。

這就是我們獨有的默契。



遊戲對著亞圖姆微微點頭。亞圖姆輕輕閉上那雙只對他顯露出溫柔的雙眼,伸手準備撫上胸前金字塔前猶豫的停頓了一瞬,隨即又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不再猶豫。


再度被拼湊好的金字塔跟亞圖姆的身影消散在空氣中化為耀眼的光芒往天空飛去。


遊戲抬頭看著回歸冥界的點點身影,露出了堅定的目光。



我們在黑暗中陪伴著彼此找到了那道引領自己的光芒。
從此我不會再猶豫迷惘。分離是對我們最好的抉擇,雖然苦澀。
但我們都要為自己負責。
就算不捨,也要放開對彼此的牽掛,大步邁向不同的未來。


就算那個未來再也沒有你的參與……
就算遇到挫折也不會聽到有你在身旁溫柔鼓勵的回應……
就算沒有親口對你說出那隱藏在心底深處最珍貴的話……



原來,那伴隨著回憶藏在心底深處的悸動是…

《 愛情 》。



這裡是不知道名字亂七八糟的幕後花絮

這是上篇  這是下篇

絕對惡搞有、絕對ooc有、亂入的TAS組有

角色、劇情已嚴重崩壞

慎入



------------------------------

這是上集如果暗遊戲在場的場合


遊戲:………(臉紅)

亞圖姆:aibo。

暗遊戲:aibo。


亞圖姆&暗遊戲:!!

亞圖姆&暗遊戲:不對!是我的aibo!!


亞圖姆:我的!!

暗遊戲:我的!!


(打架過程)


遊戲:……你們誰啊?


亞圖姆&暗遊戲:!!

亞圖姆&暗遊戲:aibooooooooooooooo!


------------------------------

這是TAS組發現主角們在玩撲克牌的場合


「嘿~~yugi,他們在玩什麼?」

「那是一種叫作大老二的撲克牌遊戲,yami。」

「哼哼!大、老、二!那還等什麼!?呀喝~~走吧!我的yugi小馬!駕!」(黃色意味)

「…………」


------------------------------

這是TAS組路過打麻將的場合


「嘿~~~yugi!看到沒有!他們竟然不是用小孩子玩的卡片遊戲在決鬥!這真是太瘋狂了!」

「我看到了,yami。」

「你看他打出什麼了!yugi!」

「很明顯的,那是一條。」

「yugi真是壞孩子,這是在暗示我什麼嗎?你真性感。」(一條是一隻鳥的圖案)

「……yami,我覺得與其糾結他們在那邊玩什麼,難道不是要更好奇我們為什麼會路過這邊嗎?」


------------------------------

如果是暗遊戲玩撲克牌的場合


暗遊戲:YEAH!!!

暗遊戲:我的☆turn☆!出來吧歐西里斯的天空龍!!!


海馬&暗馬利克&巴庫拉:…………


遊戲:另一個我…這只是撲克牌…


------------------------------

如果是暗遊戲打麻將的場合


巴庫拉:我的~~~~~~~☆bummmmmmm☆~~~~~(摸起麻將迅速往暗遊戲胸前掛著的金字塔用力丟)


暗遊戲:!!


“積木碎裂聲”


海馬&暗馬利克:哈哈哈哈哈哈!


遊戲:…………


-------------------------------

如果是魔王玩撲克牌的場合


海馬:梅花三!

巴庫拉:黑桃七!

暗馬利克:紅心十!


魔王:黑暗的大門,已經打開了。(額頭亮起荷魯斯印,其他三人身後出現黑洞)


遊戲&亞圖姆:…………


-------------------------------

如果是小朝打麻將的場合


小朝:魔、魔王…怎麼辦?這個我沒有玩過…(緊張)

魔王:沒關係。我會教你。(雙臂交叉環繞胸前,站在小朝旁邊)


海馬:哼☆

暗馬利克:欸嘿~我會讓你品嚐究極的痛苦,然後墜入地獄的。

巴庫拉:小孩子就給本大爺滾回房間去睡覺吧!


魔王:「mind crash」!!

(海馬&巴庫拉&暗馬利克已陣亡)


魔王:你看,這不是很簡單嗎?(挑眉)

小朝:魔王最厲害了☆(撲向魔王)


遊戲跟亞圖姆此時很有默契的一起撫上心口,深刻的懷疑是不是自己的教育出了問題……


---------------------------

這是打麻將又決鬥起來,遊戲還沒加入戰局的暗遊戲場合


海馬:究極青眼……

暗遊戲:融合☆解除!

海馬:啊啊啊啊!


暗馬利克:拉的翼……

暗遊戲:融合☆解除!

暗馬利克:嗚喔喔喔喔!


巴庫拉:上吧!皮…

暗遊戲:融合☆解除!

巴庫拉:…………


暗馬利克:你…

暗遊戲:融合☆解…欸?

暗&表馬利克:…………


遊戲&魔王&小朝:…………


------------------------------

不要問我貘良在哪,為什麼沒在花絮出場!他正忙著吃水餃呢!!


下集的部分段落來自於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965024

花絮的大部分段落來自於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3170

謝謝收看